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顾与反思:渴望重生的启蒙


□ 许 明 方 卫

  内容提要 20世纪的“五四”时代和80年代是中国思想史上两个重要的时段。在这两个时段里,发生了两场未竟的启蒙。飞快到来的物质时代及消费文化的覆盖,很快使激情飞扬的80年代成为一种博物馆式的记忆,启蒙激情很快在同一代知识分子身上消退。这个思潮变化的历史展现了中国在接受现代性过程中命定的悖论,预示着在东方超稳定社会结构中生存的现代性是苍白而又无法生根的。因此,“五四”、80年代冲击式的“植入的启蒙”现在应当被唤醒和反思,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获得重生。
  
  从社会思潮的趋势性发展看,进入21世纪以来的中国思想界有点平淡。20世纪80年代的启蒙似乎成为遥远的过去,90年代苟延残喘式的“后现代反击”已成为昨日黄花。仿佛任何精神呼唤都不能唤起人们沉睡的、麻木了的情感一商品化的浪潮已经而不是可能让学术“斯文扫地”,抄袭、复制、走穴、学官等等不端都堂而皇之成为日常生活的场景。这场“商品”风暴来得这么狂热,让昔日的对话激情,启蒙理想和文化想象都看上去像山谷上空的七彩云块,显得那么遥远而缥缈。
  这是浪潮消退以后留在沙滩上的惆怅,是当代中国走向务实时代的一种精神印记。
  飞快到来的物质时代及消费文化的覆盖,很快使激情飞扬的80年代成为一种博物馆式的记忆。这是时代的不幸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不管怎样,80年代的启蒙激情很快在同一代知识分子身上消退,在他们培养下出现的80、90后的务实趋求,反而映衬了80年代启蒙的虚弱性和缺血症。
  同样以启蒙的姿态矗立在历史的天空中的“五四”与上世纪80年代有着说不尽的牵连,在“五四”新文化运动90周年的今日,郑重地审视这两场思潮共同的核心——启蒙,显然是非常及时且急迫的。何况,一个激情飞扬然而又精神虚弱不已的时代是不能就这样让它过去的,它应当被成年了的人们去反思与咀嚼。
  
  一 80年代的重要精神命题:启蒙
  
  在欧洲各国语言里,启蒙(Enlightenment)的主要词义是“获得新知新解,思想得以解放。英语的enligbtenment,法语的gclaircissement、lumiere,德语的Auildarung,或指光亮穿透阴霾,或指思维由暗而转明朗。启蒙借心智之光(即笛卡尔所说的‘自然之光’),驱散黑暗愚昧,扫除迷信无知。因此,作为动词的enlighten(6claircir、aufldaren)就有菩提树下悟在心中的意思,只不过此种悟性在西方主要是理性之悟”。根据《启蒙运动百科全书》,18世纪欧洲的启蒙思潮,具有如下一些核心的概念:
  理性(reason):启蒙运动常常以理性时代而著称,理性实际上成为衡量一切观念、学说和现实计划的标准。不过,在启蒙运动时期,理性这一术语有多重不同的含义。早在启蒙运动之初,这个术语显然就已经具有了复杂的多义性,有时候,理性指一种普遍的探究和怀疑心态。理性成为一种知性工具,对分析问题大有裨益,从而转化为激起大多数启蒙思想的批判活动。知识分子借助理性这一批判工具,仔细考察各种传统观念和信仰,摈弃那些错误的传统观念和信仰。但也有一些启蒙运动的鼻祖,如培根、牛顿等,以另一种理性定义为基础,构建起称作经验主义的新知识体系。他们认为归纳法才是人类认识这些法则的唯一现实途径。启蒙运动结束时,康德综合各种不同的启蒙思潮,建立起全新的理性哲学体系,解决了上述两种观点之间的张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