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伦敦做山西文化讲座


□ 孙建秋

在伦敦做山西文化讲座
孙建秋

1991年7月23日可算是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历史上重要的一天,因为这一天,艺术系在这里举办山西佛像艺术研讨会。系主任罗德里克·魏菲尔德先生(Roderick Whitfield)既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这么多学者对中国山西佛像艺术感兴趣,发愁的是由于英语里没有四声,山西、陕西两省让人“山”“陕”莫辨。一说“山西”就误以为是“陕西”。“去过山西吗?”“当然。Terra-cotta soldiers(兵马俑)!”除此之外,大家就只是摇摇头了。这对山西人可不太公平了。怎么办?来自全英国及欧洲的学者们多么想了解:究竟是什么样勇敢、可爱的人,在“文革”对文化遗产大破坏的灾难之中,在山西全省保存了全中国最多的彩绘佛像,以及这些人的生活习惯、性格、做人的原则,山西的节日、百姓对艺术的态度等等。
魏菲尔德教授是艺术家,艺术系系主任兼亚非学院大卫中国艺术基金会主席。基金会有自己的中国瓷器博物馆,许多青花瓷瓶皆是珍品。他操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中国文化艺术造诣很深,但对山西风俗民情却了解得不是很多。
记得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知道我来自北京,便随口问了一句:“你了解山西吗?”“你说的是那个平行四边形吗?”我问。
他一听我的回答,敏感地察觉到,我既熟悉山西地理,也有艺术概括力,于是就认定了我。“给我们讲讲山西吧。你大会上第一个发言,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为会议定个调子。请不要推辞。”
怎么能推辞?我母亲和外婆出生于交城和太谷,我可算半个山西人了。吃着南瓜煮猫耳朵,听着“交城的山来,交城的水”长大,风土人情怎么也比英国学者多懂一点儿吧,再说,山西的寺庙、佛像、壁画都另有专家报告。问题出在得用英文讲。面积、纬度、物产、气候还好办,怎么才能保持住咱们朴素、风趣、带点儿土气的山西味儿呢?我赶快写了个英文稿,寄回国内求教母亲吕锦瑷教授,回信很快就收到了,稿边还特别注上“别忘了拨鱼儿和塔塔火”,“要以小见大”等等,大大丰富了我的思路和讲稿的细节。
23号终于到来。我第一个上台做题为“山西:地理与民俗”的讲座。刚说完“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的开头语之后,马上就问,“你们猜猜看,山西人见到有客人来怎么说?”大家摇摇头。我用交城话说“吃哈些饭饭,喝哈些许许(水水)。”他们尽管不懂汉语,山西话把单音节字重复的习惯让欧洲学者们一下子就感到十分亲切。然后讲了大家关心的山西人的日常饮食。人们喜欢吃什么?拨鱼儿!拨鱼儿直译成英语为“拨动小鱼儿”。用一根筷子在碗边上一点一点把稀面糊糊撵成一条条面条(片)似的形状往开水锅里拨,面条就像小鱼一样在水里上下翻腾。说着说着我自己忽然明白山西先人们是在描述一个过程,我也跟听众一样觉得这样称呼一个面食制作过程很富有想像力,视角很是奇特。现代主义强调新的视角,后现代主义强调过程,这不全有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