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等到油菜花开


□ 西洲

  小朵已经记不得时间,在她眼里,时间永远是几个月前,去年过去了,那爱情发生的时间是去年;今年过去了,那爱情发生的时候是今年;明年若是也过去了,爱情发生的时候就是明年。她的心里只有反复开落的油菜花。

  在长江北岸,有一片杨树林,春天来的时候,杨树还没有冒出新芽,林中的各种野花、野菜在一场夜雨中遍布林中。最先的是如星星一样细小散落的碎蓝色小花,没有名字,而花期最长,再接着便是荠菜,青翠的,嫩绿的,常常有人挽着篮子,带着小刀来林中剜荠菜。然而并没有几天的光景,荠菜花就长出来了,花并不好看,微白泛黄的,只是小,然而和先前仍旧开着的碎蓝色交错呼应,也微微有点春天的风致了。

  然后,就是野芹菜的天下了。几天缠绵的春雨一过,林中好几天没有人行走,野芹菜,就在这雨中悄无声息地占领了林地。没有人知道它们是趁着哪一刻的雨水冒出嫩芽又舒展身躯。当太阳从江上升起,斜斜地照进还未发芽的杨树林时,野芹菜顶着油亮的绿叶子,迎风摇摆,一阵一阵的清香在风中飘荡。这是春天最初的味道,清新而又有着一股淡淡的野性。剜野菜的人,顺着林子往里走,是一大片油菜花田,这时节靠近清明,正是油菜花的黄金时候,粗壮的枝干上顶着一捧金黄的花,一株连着一株,一朵挨着一朵,风吹过,片片金雾弥漫,蜜蜂嗡嗡地,从这一朵飞到那一朵。黄的蜂,黄的花,只有在声音中才恍惚能辨哪是蜂,哪是花。

  经常在林中剜野菜的,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说她剜野菜,只是看见她带着篮子,从荠菜刚冒芽,就能看见她,直到第一朵荠菜花开,油菜花也绽开小朵,直到野芹菜在某一个清晨舒展枝叶,从早到晚,她的身影一直在林中。当油菜花遍布的这个时候,她干脆就提着空篮子整日坐在油菜花边,定定地盯着盛开的菜花,飞舞的蜜蜂儿,并不说话。没有人说话。

  春天的江水渐渐铺平了河道,青绿色的水看起来洁净而欢快。下午五点钟的太阳照进江面,斜晖脉脉,流水悠悠。运沙的轮渡,一声悠长的汽笛,让归家的鸟振翅飞远。不知不觉中我穿过了长满野芹菜的杨树林,走到了那一片油菜花田。

  “他们说我是疯子。”一个声音几乎贴着我的耳朵。我一惊,转过头去,差一点撞到她的脸。她嘻嘻地笑。闪身又走了,乌黑长长的头发随着她歪斜的步子左右摇摆。

  当我想再多看她一眼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女疯子?确实有点像。

  第二天,天阴沉沉的,如果-雨,再等天晴,油菜花就再难见到了,我于是又去看江边的油菜花田。这春天实在太短暂,清明节一过,油菜花就要收声敛气,开始结籽了。

  “你也在等人吗?”又是那个女疯子。这次没有嘻嘻的笑声,她好像很同情地问。没有得到我的回答,她便又接着说:“他说油菜花开的时候就带我走。”说完,她便看着油菜花田。

  我觉得莫名其妙。

  “你等的人也没来吗?”她接着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