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法治进程中的知识转变


□ 梁治平

  在中国的知识界,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存在着一种法律人与知识分子的分离。说得具体一些,法律人似乎并不关心一般知识分子所讨论的问题,普通知识分子也不了解法律人所作的工作。不但法律人不算是知识分子的一部分,而且他们几乎不相往来。这种现象也表现在出版方面,大抵人文与社会科学的出版社极少出版法律图书,而一般知识分子又很少注意和阅读各法律出版社的出版物。这样一来,法学便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知识结构中的一个盲点。我们的哲学家敢于讨论史学、文学甚至经济学和人类学上的问题,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也不怕进入哲学和历史的领域,但是他(她)们一涉及法律就踌躇不前,理由是“我不大了解法学”。但是如果中国最优秀的知识分子总以不了解法学为由而拒绝思考法律问题,如果法律思想因此而被排除于他(她)们的理论思考之外,那就很难说这是一种正常的和正当的情况。
  检视现代知识传统,追溯我们的知识渊源,人们可能得出结论说,法学只是在西学东渐过程中失去的那一部分。因为在我们所继承的现代知识的源头,法学差不多一直处在知识传统的核心位置。即使是在社会分工极度发达,知识高度分化的今天,法学在各种社会理论中仍然具有显赫的地位。我们所熟知的现代思想家、理论家,不论是马克思、韦伯,还是哈耶克、哈贝马斯或者罗尔斯,都对法学的发展有重大贡献,而如果不曾把法律问题纳入其理论思考的范围,他们的理论和学说就会残缺不全。那么,人们自然要问,是什么缘故使得中国知识分子在接受和建构中国现代知识体系时“遗漏”了法学这样一支如此重要的传统?是什么东西把当下中国的法律人与知识分子分作两截?是因为中国和西方知识分子所秉承的知识传统不同,还是因为时代对他们各自的要求不一样?
  传统的士大夫确实有轻看法律的倾向,不过,今天的知识分子与传统的士大夫并不同,现代社会中的法律,在性质和功能等方面也与中国古代法律有很大的不同,更何况,改革旧制,学习西法,恰是中国早期现代化的主要内容,因此,用文化传统的差异来解释上面的现象,至少是不充分的。至于时代的要求,就中国的情形而论,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大约除了“民主”和“科学”之外,再没有比“法制”更响亮的口号了。而且,最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也已经证明,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宪政和法治都是无法回避的主题。任何一种完整的社会理论和思想,都必须把法律问题纳入视野。从这个意义上讲,知识分工并不是有思想力的知识分子拒绝法律思想的正当理由,法律人与知识分子各自为政不相往来的局面是知识界不成熟的表现,而无力提出包含法律理论在内的社会理论、政治理论、经济理论和文化理论,则是这一代知识分子对社会的失职。当然,这样说还是没有解释前面指出的现象:为什么中国的知识分子对于法律思想如此陌生?为什么长期以来在法律人与知识分子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鸿沟相隔?其实,我们还可以提出其他许多解释,其中一个直截了当的解释是,中国的法律人本身就不是知识分子,这个群体虽然垄断了所谓法学研究,而且在最近十数年间保持着数量惊人的产出,但是它从未向知识界提供真正优秀的产品。实际情况是,经此群体建构的“法学”不但缺乏思想性,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被非学术化了,这样一种“法学”自然会被排除于知识分子理论思考的视界之外。这也许是中国现代智识史上最严重的事件之一,其影响至为深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