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但愿那个世间更美好


□ 刘向党

  1990年7月19日,一位在人世间只度过五十三个春秋的母亲因病匆匆地离去了。她是我心中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1990年7月9日下午高考结束了。这时母亲住院已经半年了。在这半年里,我始终不知道母亲得的是什么病,只晓得母亲这一段时间胃不好,吃的很少。父亲便说母亲得了胃病,并告诉我这种病只有长期疗养才会好的。我当时认为这样也对:在医院里总比在家里好得快些!可是哪里知道啊,为了我能够顺利参加高考,平日里显得若无其事强作笑脸的父亲姐姐和远近的亲戚们都在瞒着我。他们谁也没有告诉我母亲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7月10日,高考结束的第一天,上午,舅舅来到我家,抽了几口烟,告诉我,母亲得了癌症,并且再也不能维持几日了。我听后,眼睛直直地盯着舅舅,我根本就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这时,舅舅哽咽了,姐姐和姨在旁边也伤心地哭了起来。我惊呆了。这是真的吗?这可能吗?我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呀?”我吼叫着,挣脱了他们的手,向医院奔去。
  7月7日高考。
  7月6日下午,我去了医院。想看看母亲,并告诉她明天就开始高考了。刚进入医院的走廊,就望见几个月来劳累消瘦的父亲正在病房门口站着,见我去了,忙迎了上来。“你妈刚睡,别进去了,”说着,父亲的眼圈红了,“回家休息吧,明天考试,……考出好成绩来,让你妈高兴。”我看着父亲。父亲好象察觉到了什么,忙笑了笑。但是那笑怎么能掩饰他那内心的苦涩与辛酸呀!
  我盼望着快些考完试,好照顾母亲。
  “走吧,路上小心啊!注意车!”
  我也不想打扰母亲,转身走了。
  后来,母亲去世了,我才知道,母亲当时根本不是在睡觉。那时她因为病重,正处在昏迷状态。姐姐和姨一直守在病房里。他们不让我进去,是怕我知道啊!
  高考过后。
  7月10日那天,我去医院。这时,母亲已经多日水米不进了。身体也已经浮肿了。我去时,她正侧身躺在床上,眼睛望着门口。母亲见我去了,嘴角立刻露出了微笑,看着我,继而费力地说:“回去吧,准备考试。不要再惦记我了,我没事。”说完,母亲把身体转向了另一侧,似乎是要休息。可是,我却看到了母亲的眼角的泪滴,听到了母亲声音的哽咽。母亲的心在流泪,在哭泣啊!难道母亲不愿意与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吗?难道母亲不想念自己的儿子吗?听到母亲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赶紧转过身,走出病房,紧紧地咬住嘴唇,任凭眼泪望下淌,任凭嘴唇流出了血。妈妈呀,你为什么还不想想自己啊!你已经多日没吃东西了,可是你心里惦记的还是你的儿女。
  就在母亲去世的前一个月,父亲考虑到母亲的病已经很重了,不得不强忍悲痛,把病情告诉了母亲。哪里想到,母亲听后,只是平和地说:“我知道了。那次去沈阳检查回来,我就知道了,”停了停,母亲又叮嘱父亲,“千万不要告诉孩子们,他们还小啊!”母亲哭了。母亲啊,那一年我已经19岁了!但在您的心里,我永远都是个小孩子!姐姐们这时都已经知道母亲的病了。平日里,在我面前显得若无其事的她们,不知在梦里有多少次哭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