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年前的一场集体盛会


  此文为纪念十年前的那场集市盛会而作。

  若说十年前的那场集市盛会,得先从那年的那场大雪开始说起。那年的大年初一,下了一整天的大雪。虽说这场大雪没有下它三天三夜,也没有下它个大雪三尺,更没有压塌房屋、牛棚、猪圈、狗窝,但是,也够气人的,这主要是对那些赶烟花的人家来说的。因为农村里忌讳初一下雨下雪的没个好天气。如若初一下雨下雪的话,半个月乃至一个月都不见好天气。别的时候咱不说它,如果正月十五没有好天气的话,那么到那天晚上怎么放烟花呀?没法放烟花肯定就没有人买,没有人买那赶了大半个冬天的烟花卖给谁去?那不是要窝到家吗?窝到家就要赔钱,赶花筒的纸,配药的硝,铁汁子,等等吧,你说哪一样不需要钱?你说这场大雪对那些赶烟花的人家来说是不是很气人?

  那场大雪真是让赶烟花的人的心像屋檐底下挂着的冰橛子,冰凉冰凉的。不知道大年初一那天有多少赶烟花的人给老天爷磕头,求老天爷:您老人家别下了,别下了,晴个天吧!但是老天爷那天好像一整天都在睡觉,没有听见大伙都在求他,根本不作理会。于是,大雪一个劲地下,赶烟花的人家的头都磕出血来了。结果显然易见,接下来的十多天,还真没有一天是好天气。

  到了正月十三这一天的时候,天还是半阴不晴的,赶烟花的人家从初七八的就开始赶集,可赶了几个集,生意都不怎么样,一地排车一地排车地拉到集市上,再一地排车一地排车地拉回来,烟花没有少,口袋里的钱当然也不会多,多的是车轱辘上的泥。你想想,地上的雪还没化完,有泥有水的,赶集的少,买烟花的就少呗。十四那天下了雾,雾大得撒一泡尿都不知道尿到哪里去了。据说有一个老汉到茅房里撒尿,尿着尿着听见老婆自言自语地说,这是哪里流出来的温乎乎的水呀,都泚到身上来了。可能这个事被添油加醋地夸张了一些,但是大雾大得看不见前面一两米的距离确实属实,我清楚地记得,敢打包票。这场大雾一直持续到那天半下午才退去。没想到,这一雾,竞把这天给雾晴了。十五那天是个大好晴天。这一下可把赶烟花的人高兴坏了。赶烟花的人家都抓住十五这个大好晴天,都想着这一天能把这大半个冬天赶制的烟花卖完,至少也要把本钱捞过来,所以十五这天赶烟花的人家都分了好几批到四邻八乡的集上去卖烟花。

  我四叔也赶制了大半个冬天的烟花,也基本上没怎么动买卖呢,他也想在十五这天把烟花卖出去,于是也分几批去赶集。我四叔没有三头六臂,便让我们几个堂兄弟去帮忙。四叔安排我大堂哥去南十八里的黄店集去赶集,二堂哥去东十八里的柳林集去赶集,三堂哥去西十里的半堤集去赶集,我因为年龄小,才十四五岁,怕照顾不好摊子,就让我跟着他去南五里的孟海集去赶集。我说那北边的曹庄集谁去赶?我还说曹庄集虽不大,卖别的啥不行,可卖烟花一个集上也能卖不少。四叔说也是。这时,我主动请缨了。我说四叔,我去赶曹庄集吧,曹庄集也不算远.还不到十里路呢。四叔说,你行吗?我说四叔,你放一万个心吧,你侄子我都快十五岁了,也算多半个大人了,如果连个集都赶不了,长大了还能干啥?!四叔说,我原打算让你跟着我看摊子收钱呢,孟海集是大集,人多,买卖好。我说你就让新建给你看摊子收钱吧。新建是四叔的儿子,才十一岁。四叔想了想,说,那好吧,你去赶曹庄集。分完工,在四叔家早早地吃了早饭,我们就分头行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