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32年的辣子鸡


□ 卜进善

  每天都有许多事发生。12月28日傍晚,一个黑影给我送来快件。辗转到我手中的快件,像从沙漠自己跋涉来的,一些毛边已经开裂了,鞋底与鞋帮扯开的样子。那个黑影绕过楼,带着黄绿色的光,并不黑。我站在阳台,看着他朝大门走去,然后看一眼手中的快件,掂量一下,感觉如纸的分量,正符合我当时的心境:事儿像风一样吹来,我听不到风声。

  走回未开灯的书房,我这才想起,有六七年不曾有传统的邮件了。六七年里,我搬过两次家。搬到这个城市后,所有对外联系,都用QQ或其它电子邮件。自然,同这个时代一样,当我不去询问别人的住址时,别人自然不会刨根问底问我的隐私。而这个收件人和发件人字迹已模糊的邮件,竟然找到我,真的不易。我顺着那裂口,像划开病人皱巴巴的皮肤那样,小心打开邮件:

  大堡子监狱公函

  (大监函字2032第178号)

  钟鹞同志:

  我狱在押人犯钟离经劳动改造,将于2032年12月31日刑满释放,经本人同意,请你在释放日来我狱接回钟离同志。

  致礼

  二0三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钟离是我的父亲。20年前一个县的常务副县长。

  对于他,我几乎忘记了。

  我到这个城市,是受了未婚妻的怂恿。她一再劝说我到这家医院来,可以充分发挥我的专业,可以挣更多的钱。你不盼着跟我在同一城市生活吗?有感情的疑问句,再一次写在她杏仁眼上。她眨巴眨巴眼,杏仁露一样的泪要溢出来。这理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好拒绝,除非这男人同志倾向超标。我是一个正常男人,一年前来到这个城市,半年前她又走了。我与她没有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但我住的,是她受法律保护的私有房。这正如我的那部车,仍然在原来那个城市的一个车库里,即便闲置不用,也没有任何人任何部门对它处置,除非国家紧急征用。

  办个有规模的牙科诊所,是我的梦呃!她是一位牙科大夫,这么给我说时,眼眸里的深情,跟李白桃花潭水深千尺有一比。

  她现在出国去深造了。

  我给她发了一个电子邮件,告诉她我要去大堡子监狱。顺便,我把大堡子监狱的公函扫描给她。

  我订了第二天飞往大堡子机场的机票,然后开始做晚饭。你可能不相信,作为一个男人,没有谁能比得上我对做饭的热衷了。这是一个生活兴趣,知道吗?我常对不解的人说,你的意志,你的生活情趣折射在做饭里。这个世上,除了有些高层的政治家不谙此道之外,美国总统度假时还自己煎牛排哩。我做的是辣子鸡。

  你这是辣子鸡吗?未婚妻遇到我做辣子鸡,眼珠会冒出来。然后叫一个外卖,送一份精致的西餐过来。她热衷西餐,尽管国人吃西餐有普遍的趋势,而我对中餐,特别是对北方中餐有天然的依赖。12岁前,我也特别迷恋西餐,还迷恋那些杂七杂八、特别有刺激的食物。我和她常在餐桌上讨论一些话题,自然,关于食物的话题多一些。瞧,你这完全是曾经盛行的形式主义。她指着碟子里并未烹饪的红辣椒、黄姜片、紫花椒、白绿葱段,不厌其烦地做夸张动作。那动作,像赢得大选的女总统在竞选美国总统时的夸张行为。我啃着只加了少许盐的鸡翅,嘴里经常嘟囔一些答非所问的话题,比如说这有什么,一切皆有可能。美国总统不是总在民主党共和党之间轮流吗?这次,冒出的社会党赢了。她哼哼,不屑一顾。她还说,你做的那些饭,卡路里太高。她在尚未结束吃饭之前,又总要找些话题,呛我一通。我在寻找机会反击的时候,又总是词不达意,嘴僵在鸡翅上,或木在花椒粒上。有一次,我把有点裂纹的碗给咬烂了,瓷片划破嘴唇,渗出血来。哈哈,好好好,撅起来,终于像痔疮了。她拍手鼓掌,寻找到了报复机会。我知道她对我俩第一次见面时我说的话耿耿于怀,但这是我的职业病所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