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借石攻玉、借玉攻石及其他


□ 易 水

  由加利福尼亚共和国独立案想起
  
  1
  
  一九九四年的加州还是老样子:依旧的丽日蓝天下,人们的心情依旧郁闷,究其原因,则似乎仍然是本州经济的滞后,成了美国新一轮复苏的尾巴。仲春之际,加州老乡、前总统尼克松谢世,为化不去的忧郁复添浓浓一笔。据一家之说,此地所以能上演十里长街式的告别,与众人对现状的哀怨心理不无关系。
  正值这大气候,又赶上这小时节,冷不防站出了一位年轻的加州人,三十二岁的罗伯特·贝尔(RobertBell)通过谈天小电台(talkradio)振臂一呼:加利福尼亚需要崭新、勇敢的一页,我们要从美国分离出来,我们要独立!“加利福尼亚不可能被三千里外的总统与国会充分管理,我要让加州的命运重新掌握在加利福尼亚人手中!”
  哇,又一条花边新闻?同多数人的见解一致,我最初的反应也是如此。
  不过,两杯冰茶过后,我开始有了新的看法。
  假定此案发生在第三世界,有国际背景,有外国的记者和学者风来浪去,更有若干“理论”推来断去,甚至有若干款项流来涌去,最后引出若干兵将斗来打去……你还敢下结论说这是儿戏吗?难了。
  命运的不同,多少也和被不被人“看中”或“研究”或“投入”甚或“操控”有关。
  
  2
  
  现代意义上的独立、主权、民族—国家……等等字眼,认真说起来皆是西方观念的产物,即所谓民族主义或国家主义(翻译上的模糊也证明着“货品”的舶来性质),是西方人的语境之一,也是他们的心境之一。所谓语境,有这样一大特点:你尽可以(自愿或不自愿)加入其中,加入后还可以与该语境的始作俑者唱对台戏(包括提出不同观点和思路),甚至唱对台戏唱出了胜利结局。然而,戏的规则与章法,局限与副作用却最终俘获了你——尽管你可能是带着“胜利”微笑的俘虏。
  近世若干百年,是西式各语境极度扩张与泛滥的时代。仍以民族或国家主义为例,被压迫的人群(无论叫阶级叫民族或叫其它什么)“觉醒”了,“斗争”了,“胜利”了之后,经常发现,那曾帮助过他们觉醒、斗争乃至胜利的西式语境,副作用竟绵延不绝。比如,已经“独立”了的国家内部,继续不断的独立或分离又在酝酿,并几乎成了困扰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通病,而且(!)很少被看作是加州独立案式的把戏,而且(!)经常是被来自西方的衮衮诸公(记者、学者、政客、“淘金者”)所关切,所研究,所加重,所捧场,所正名,所证实——最终演成了真正的有时是很严重的历史问题或社会问题,圆了某些理论的论断或预言。
  社会科学理论往往可以影响现实,乃至塑造现实而使自己自圆其说,这是我多年来对诸多宏大理论的挥之不去的疑点。譬如一群人,因各种理论上的考虑被分成若干类,大家因而彼此争斗或斗争,斗着争着,最后真的成了那么几类人,于是,“真理”算是被检验了被证明正确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