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混沌之死”与中国中心主义天下观之解构


□ 陈 赟

  摘 要:《庄子•应帝王》的结尾是混沌之死的寓言,这个寓言的背景视域是中国中心主义的天下观。混沌之死暗喻礼(报)对德的谋杀,而一旦不以德维系,而以德之戕害为后果,礼自身也就式微崩坏了。这是庄子版本的“礼坏乐崩”,它暗示,随着帝、王时代及其政教典范(德与礼)的终结,以礼义论展开自我界定的中国观念以及以中国中心论为轴心的天下观的精神基础,也面临着基本型的危机。这正是《应帝王》通过混沌之死传达的深层意义。
  关键词:应帝王;中国中心主义天下观;华夷之辨
  中图分类号:B22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10)06-0108-09
  
  《应帝王》的结尾,是著名的“混沌之死”的寓言:
  南海之帝为儵,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儵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应帝王》是《庄子》内篇的最后一篇,浑沌的寓言不仅是《应帝王》的结尾,也是整个内篇的结尾①。这个结尾究竟在传达什么消息?
  余英时将浑沌之死与《天下篇》所说的“道术将为天下裂”联系在一起。“《天下篇》所记述的历史,是脱胎于庄子的这一寓言。因为两者皆以人的五官作喻,清楚地显示出庄子笔下的浑沌,是代表原来合一的道体。庄子写下浑沌之死这则著名寓言时,心中必定想着这场今天史家视为‘迅速’(儵)和‘突然’(忽)发生的中国古代精神启蒙运动。”②的确,《天下篇》将“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比喻为“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这与浑沌被日凿一窍,七日以后眼耳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而浑沌遂死,寓意相通。所谓的古代精神启蒙运动,在余英时那里,又被表述为“轴心突破”,他认为,“‘浑沌之死’或‘道术将为天下裂’确实切中了‘轴心突破’概念的宏旨”③。即便 “古代启蒙运动”与“轴心突破”这两个概念存在着进一步探讨的余地,但它们还是有助于把握混沌寓言的意义。如果联系到《天下篇》的整个思想脉络,我们就会明白,所谓的道术实际上与“内圣外王之道”相关(注: 《庄子•天下篇》。)。在这种语境中,《应帝王》的“混沌之死”与《天下篇》的“道术将为天下裂”或“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有一种深层的意义照应,乃是很自然的。但在对混沌之死的解读中,几乎无人去追问中央之帝、南海与北海之帝的寓意是什么,它们之间有关系?谁是杀害中央之帝(混沌)的“凶手”?《应帝王》何以以混沌之死作为其结尾?浑沌之死难道仅仅是一种哀悼的对象?将这种哀悼的氛围作为结局,庄子本人难道仅仅在表述一种无可奈何但又无法阻止的悲情?难道庄子没有在展示某种新的可能性?
  一、中国中心主义的天下观:混沌寓言的背景视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