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下来的银匠(中篇小说)


□ 杨群江

  故事应该是从正月初八那天晚上开始的。那天晚上,我正在乡下老家和一帮朋友喝酒,喝到酣畅处,手机就叽哩哩地叫了起来。电话是城关派出所卢所长打来的,他先问我新年好祝我新年发财,然后就哑巴了。我素来不跟警察打交道,即使是这位被评为市十大优秀干警的卢所长,也是年前陪我的银匠朋友赵六到西西美容店洗头时才认识的。说实话,这年头遇上警察不是什么好事情,深更半夜的卢所长还打我的手机当然不是想问我新年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有些不放心了。——果然,他在电话那头哑巴了一阵,说话了。
  他说田七你还记得我们哪天同赵六去西西美容店洗头吗?就是年前那次。
  听到这话我就长吁了一口气。实际上,那次洗头赵六是请他这位大所长的,我不过是“锅边搭赖”罢了,况且洗完头我就早早地离开了美容店,而赵六说他们一直玩到了清晨。我想他们一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我知道西西美容店的那些女郎牛得很,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我便说我忘了。
  他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是正月初九——单日不出门。初十我回到县城,才知道县城里又出了人命案——租住在县工会的银匠龙三二十天前被人杀害了,是被他隔壁的同行杀害的,公安局正四处追捕那个杀人凶犯。
  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冷,窗外好像还飘着雪花,但我却热得满头大汗。对于杀人,我并不觉得惊奇,去年这巴掌大的县城就发生了八起杀人案,杀人实际上已算不上是什么新闻。让我热得满头大汗的是那个“隔壁的同行”,我的朋友赵六和那龙三不但是同行而且正是隔壁,卢所长的电话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我和赵六其实是在前年的冬天才认识的。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一个像牛一样只知道干活不爱说话的老实人,平时连脸都不跟人红一下。然而就这样一个连脸都不跟人红一下的人,竟然会把人给杀了!
  正月的日子还短得很,还没到六点钟天已昏暗下来。我就在昏暗中悄悄拨起了赵六的号码,我得告诉他公安局早已知道他杀了人,现在去投案自首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然而事情却完全地出乎了我的意料。
  赵六就在我拨动手机的时候敲响了我的房门。
  赵六告诉我他正是在初八那天傍晚从老家回到县城的,人刚下车就被几个便衣逮住了。
  便衣把他扭进派出所,立即就问。
  姓名?
  赵六就呆住了。开始时,他还以为这些警察在跟他开玩笑,卢所长就经常跟他开过类似的玩笑。但今天却不太像是开玩笑,尤其是那位刚调来的浓眉毛警察,脸更是绷到了耳根。赵六呆了好长一阵,还是弄不清楚这些警察的酸坛里腌什么东西,于是就摇了摇头,还咧着嘴笑了一笑。
  啪!
  他的脸上就挨了一记很响亮的耳光。
  这一耳光把他拍醒了,抬头一看,一张张全是扭曲而冷酷的面孔。赵六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回遇上麻烦了,于是说卢所长呢?卢所长他认识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