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漂泊与大漂泊(散文)


□ 李元洛

元人王实甫在《西厢记·长亭》一折中,借和张生别后的莺莺之口说道:“早是离人伤感,况值那暮秋天气,好烦恼人也啊!”这一名句的本金,大约是从前代的词人柳永那里借支而来,他不过是将本生利而已。柳永在《雨霖铃》一词中曾经低咏:“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如果溯流而上,宋玉自伤并伤其前辈屈原的《九辩》,一开篇就秋声夺人,秋气满纸,后世的引用率很高:“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慄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后人遂由此认定宋玉为悲秋之祖,不过,我以为这一名号应该归于屈原而非他的学生宋玉,屈原早在《九章》中已经再三为悲秋定调了:“乘鄂渚而返顾兮,欸秋冬之绪风”(《涉江》)“悲秋风之动容兮,何回极之浮浮”(《抽思》)“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悲回风》)。屈原,是中国诗人之祖,后代的诗人当然应该向他供奉祭祀的香火,屈原也是悲秋之祖,如果推举宋玉,宋玉有知,不论是出于尊师抑或尊史,他都会逊谢不敏的。
悲秋,与秋日之肃杀和诗人之遭逢有关。汉字造字“六法”之—就是“表意”,古代中国人对秋日与忧愁的关系,不仅早有切肤之感,而且有入心之伤。所以创造的表意字“愁”,即为上“秋”而下“心”。从今日医学科学的角度看来,人之悲秋有其生理与病理的原因,秋天特别是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深秋,昼短夜长,日照不足,气温下降,百卉凋零,人的情绪易于消沉抑郁而不易振奋昂扬,这在现代医学上的专有名词是“季节性感情障碍症”。古人每多离别,而且因为交通闭塞与通讯困难,更加别易会难,生离往往就是死别,所谓“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就一语道尽了此中情状。春夏分袂本就情何以堪了,如果是秋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的秋日,那当然就更加目击而神伤,所以南宋人吴文英在他的《唐多令》词中要说:“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真是心有灵犀妙悟,使得此语成为千古不锈也不朽的名句。
悲秋,除了显示特殊节候下众生的心境,也能曲折地表现时代的面貌,个人生命的坎坷,如果艺术的概括与表现十分成功,甚至能创造一种超越个人与时代的普遍性的永恒情境,引起不同时代读者深远的共鸣通感。马致远的名作《天净沙·秋思》,就是这种具有普遍性情境因而通向永恒的作品: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道小令的身世,虽不至于成谜,但也有些可疑。元初盛如梓的《庶斋老学丛谈》引有三首《天净沙》,均未道及作者姓名,前面的小序说“北方士友传沙漠小词三阕,颇能状其景”,如“平沙细草斑斑,曲溪流水潺潺,塞上清秋草寒。一声新雁,黄云红叶青山”,从所描绘的景物来看,所谓“沙漠”是指北方的塞上,而第一首则是上述之“枯藤老树昏鸦”,其中的“小桥”作“远山”,末句之“人在”作“人去”。和盛如梓一样,元明两代的散曲选本如《中原音韵》、《乐府新声》、《词林摘艳》等书,都未说明这一散曲作者之名,直至明代嘉靖年间蒋一葵的《尧山堂外编》,才将此曲归于马致远名下,其中的“远山”作“小桥”,“人去”作“人在”。我想蒋一葵应该言必有据,但现在已不知他的魂魄云游何方,无从问讯,反正现在世人已公认此曲版权为马致远所有,而且“在”比“去”有一种既成事实的临场感,“远山”易为“小桥”之后,宛然江南风景,和全诗的意境也更为协调,而我这个江南人读来,也不免“狭隘的地方主义”而倍感亲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界》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