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出嫁


□ 陈永林

  桂娥三十岁那年,男人在鄱阳湖里捕鱼,死了。桂娥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儿子,日子很艰难。由于家穷,两个儿子长大后无法结婚。桂娥为了大儿子结婚,把自己嫁给了女人的爹。桂娥嫁给女人的爹的第二年,女人的爹病死了。很快,小儿子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小儿子要把桂娥嫁给乡长的爹,以此达到自己的目的。桂娥是否愿意再次嫁人呢?
  
  头顶上的太阳似个火球,那火球不是红的,是白的,白得刺眼。你只要看它一眼,眼就针刺了样痛,眼前也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藏在树叶丛里的知了声嘶力竭地喊“热啊,热啊”,但片刻,知了没力气喊。极静,只听见阳光落在地上的声。
  桂娥弯着腰撅着屁股割稻。
  桂娥年轻时是割稻的好手。别人一棵一棵地割,可桂娥左手握着稻秆,握镰刀的右手把稻禾往怀里一搂,然后只听见“嚓”的一声,七八棵稻禾化成一捆倒在桂娥的脚下。桂娥不但割稻快,做其他事,如栽禾、捡棉花、挖红薯,不管干啥活,村里没有哪个女人能同桂娥比。那时桂娥拿男人一样的工分,十二分。
  桂娥现在老了,手脚再没以前麻利了。半亩稻谷割了一上午还没割到一半。桂娥越割越慢,手没力气,握着磨得锋利的镰刀像握着一把木刀。空气不但稀薄,还烫热,吸进肚里,像吸了一团火。桂娥尽管不停地呼吸,还觉得胸闷,嘴巴也用上了,大口大口地吸气。桂娥觉得极热极渴,汗水不停地从额头上、胸窝里沁出来。汗水掉进了眼里,眼涩痛得张不开。身上一件汗衫早已湿透,能拧得出汗水。带来的一壶水早喝光了,喉咙干得冒烟。早晨喝的两碗稀粥,也早变成汗水了。肚子里也似有鸡爪样的东西抓个不停。
  一群麻雀飞来,歇在稻秆上,不停地啄吃着稻谷,这就像啄在桂娥的心尖上。桂娥想站起来驱赶麻雀,但僵硬的腿不听使唤,桂娥不但没站起来,反而一屁股坐在地上。桂娥只有“哗——哗——”地赶麻雀,麻雀不理睬,仍理直气壮地吃着稻谷。桂娥便叹口气:“唉,真老了,树老了当柴烧,人老了无用处,连麻雀也欺负我老了,也不怕我了……”桂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站起来,麻雀这才飞了,但没飞远,仍在稻田上低飞盘旋,片刻又散落在稻秆上。桂娥捡了块泥巴,朝麻雀扔去,麻雀这才极不情愿地飞走了。
  “桂娥,日头这么毒,咋还割稻?老命都不要了?快回家,你以为你还是三十年前的桂娥?来,先喝水。”福生一个劲地责怪桂娥,桂娥的眼窝子湿了。桂娥丢下镰刀,坐到田岸上,接过福生递过来的水,便往嘴里倒。水加了糖,很甜。
  “你养的两个儿子,还不如养两口猪、养两只狗。这么热的天,让你这个老婆子割稻,自己在家享清福。他们不心疼你,你要自个儿心疼自己。”
  “不能这么说……”桂娥为儿子辩解,“金锁成了家,也有干不完的活。银锁娶不到老婆,心里难受不愿干活。成家了,准愿干活,也准会心疼我……”
  福生“哼”一声冷笑:“不说了,你先回家弄饭。这稻禾我来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