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一节故乡


□ 朗溪(苗族)

  做豆腐

  此刻,正是我想要的感觉。

  听觉的中心,只听得见火苗发出的呼呼声。再远一点,散碎着银铃般悦耳的鸡雏的娇啼。火塘里呼呼生发出的热量,温暖着烟尘厚重的房梁,使一座正在老迈的木屋有了持续不断的热力。

  温暖。从心到皮肤,从皮肤到心。

  安静,舒坦,我把手机上的一个个闹钟掐灭。

  时间没有了,时间变成了眼前跳动的火苗。什么都静止了,时间缓缓向前移动的速度催眠着思维。我停止想什么了,就这样靠在火塘前凝望着红暖的火苗儿。

  锅里有下午六点推完的豆浆。经石磨打磨,黄豆瓣儿变成了一圈雪白的乳浆从磨盘中流出来。石磨只变了个魔法,豆子就吐出泡沫,要变豆浆要成豆腐。

  趁烧浆的时候,奶奶打着电筒去屋后一趟,回来时穿过我身旁,她带动的风吹来一抱分葱的香味。清新,醒神。我忘了城市,她却记着明天我要早行。

  浆烧开了,找滤帕,上摇架。摇架在梁上吊好了,奶奶转身又到处找摇架。岁月让奶奶沉醉,沉醉得稍转个身,记忆就散失了一坐……

  十字形的摇架咯吱咯吱笑着,奶奶一手高一手低轮流摇动它,浓浓的豆浆穿过纱布哗哗流下来。

  过滤的豆浆重回到锅里。不要大火,温热就行。

  碱水倾一些进瓢,再舀些豆浆,瓢用筷子挂在锅沿上,待瓢里的豆浆清澈后,就把它一点点倒进一锅豆浆里。如此三四次,奶奶惊喜地说:“今天的豆腐真好呀!看,这么多豆腐,要慢慢多点几次浆豆腐才多呀!”

  轻轻掀动,一锅正在凝结中的豆腐,质感厚重,丰实。

  到晚上十点了,豆腐被盛进大帕子里压榨。奶奶说,再加点火,把那豆渣炒干了给鸡。白花花的豆渣猪狗不吃,鸡都要炒干了加盐了才吃,要往年哪,和上面,蒸成粑要养活一家人。奶奶叹息着。

  我让奶奶坐在火塘前看火,为她的瞌睡找个靠山。她低着头身子一点点歪斜,然后又扳正了,再斜,再扳正。她说是艰苦的年月养下了见缝插针打瞌睡的习惯,其实凭这年纪,今天忙这一天,我都想睡了。

  为了鸡能吃一点豆渣,我使劲掀动着湿成一坨的豆渣,把快凝成一坨的瞌睡也努力用锅铲搅散……

  在离密集的村寨远远的边上,这座平时很孤单的木房子里,今夜亮着温暖的灯火,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和她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的孙女围着一锅豆子,熬到深夜。

  想到这儿,我合上眼,伴着阁楼外层层甜润的虫鸣融化进故乡的梦里。

  补种豇豆

  一溜田夹岸,散布着星星般的小窝窝。奶奶扛着锄头去补种豇豆。

  天太干,泡涨了的豆—下去就被烧干了,全没生。奶奶指着最边上一窝嫩苗说,真奇怪,就这一窝生得特好!

  预报说要下端阳雨,还是中雨,怎么大太阳?我掏几行窝子,抬手抹汗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