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访


□ 侯 波

  侯波 生予1967年,曾在<当代》、《延河》、《延安文学>等杂志发表小说散文上百篇,二百余万字,有多篇作品获奖。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谁在那儿歌唱》、《稍息立正》。现为《延安文学》杂志常务副主编。

  祁乡长出得大门,门口空旷的地上有四个小女孩在一起玩,她们伸出一条腿叠架在空中,然后用另一条腿转着圈跌着拐拐,一边拍着手念儿歌:

  二十三,灶王送上天。

  二十四,扫屋子。

  二十五,磨豆腐。

  二十六,割块肉。

  二十七,杀只鸡。

  二十八,蒸枣花。

  二十九,灌壶酒。

  三十赶个小年集儿。

  初一撅个尾巴乱作揖。

  唱一段,这群女孩就把腿放下来,拍几下手,然后又开始重新叠,重新玩。祁乡长一时看得有趣,不禁就呆了。有一忽儿,他不知怎么就蓦地想到了自己的童年,脑海里出现了一种温暖的情调,有了一种温馨之感。但这只是一忽儿的感觉,接着一下子就消逝得无影无踪了。他呆呆地站着,脑海里用力捕捉着那一瞬间微妙的感觉。

  这时,身旁有人悄悄地扯了下他的衣角。

  原来是文书小张来了,他站在祁乡长身旁喊了两声,见他没吭声,就扯他的衣角:“祁乡长,祁乡长。”

  祁乡长抬起头来,木然地看着小张,一时反应不过来。

  “东西弄好啦,乡长。”文书小张左右看看没人,就将一张纸递给了他。祁乡长接过这张打印出来的纸张,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也没明白什么意思,只是条件反射似的又向乡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何副书记正在打电话,见乡长进来了,便挂了电话,走了。

  祁乡长坐在老式的排椅上,静下心来看着手中的那张纸。那是一摆溜打出来的字,上面是一行大写的黑体字:“林平乡拆迁户情况统计”。

  祁乡长一边看,一边问小张:“都统计到了?”

  “到了。”小张站着说,接着凑了过来,“这十一户,平头老张的女子跟喜来的儿子在外边上大学,韩平是咱何副书记的丈人,风林与根要是咱学校校长的亲戚,冯大脑的儿子去年刚当了兵,听说要在部队中提干哩。另外四家都好说,他们都有儿子或女儿在咱这七站八所里上班哩或雇着哩。就是最南边的韩胖子没有统计到,听人说,他和咱县里的金县长是亲戚,论起来还大县长一辈,县长得管他叫阿舅哩。”

  “嗯。”祁乡长嗯了一声,又逮住名单看了一下,对小张说:“这样,你把这些拆迁户和他们的亲戚都通知一下,下午两点半开会。”

  “那韩胖子呢?”

  “你先不管。通知到就对了。要尽快,时间要紧凑。”

  小张应了一声出去通知人了。

  小张走了,祁乡长一人坐在老式排椅上。尽管是坐北向南的房子,但因为是冬日日子短,故而到现在这时段,阳光只能从半窗上斜射进来。祁乡长将身子斜了斜,让阳光正好打在自己身上。他脑子里又想起了刚才在大门口的那种感觉,但琢磨来去,还是再也找不到那种温馨感。他索性闭了眼,可闭了眼的当儿,忽然觉得身上有一丝清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这才想到现在已是冬天了。便站起身来,翻看日历:农历十月二十一,星期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