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跛子阿杜和他的打米厂


□ 丘清泉

  
  一
  
  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过后,新铺的灰砂路显得有些泥泞。空气很清新,清新得让人忍不住吸了又吸。
  时间是秋后的黄昏。一个约摸50岁的男人低着头走在大路上,他的胶鞋沾满了黄泥。我看见他往裤子的荷包里摸了又摸,终于摸出一把钥匙,开了门,钻进了路边一间小屋里。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是叫阿社,还是叫阿舍。总之字音是错不了的了。整个李家村的人都习惯这样叫他。按照我在家族里的辈分,我管他叫做阿社伯。在农村,很多的时候,大家往往记得别人的小名,对于书名并不是很了解。因为阿社的左腿曾经摔过一次,后来留下了后遗症,跛了,走起路来,身体一斜一斜的,有点难看。所以就有些不懂事的小孩子喜欢在背后里叫他,跛子,跛子……阿社伯没有任何的表示,没有阻止,更没有回骂他们。
  
  二
  
  路边的小屋,不是其他,事实上是一间小小的打米厂。长方形,小屋四周挂满了蜘蛛网。小屋里躺着几部死沉死沉的碾米用的机器。李家村大部分人每天下锅的米几乎都在这轰隆隆隆的机器声中碾出来。
  “阿社,帮我把这包谷子打了,今天早上没有米吃了啵!”
  “阿社,我来这里打点糍粑粉,过节想弄点粑粑吃!”
  “阿社,还4块钱给你,上次打的米,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给钱你。”
  ……
  屋角的蜘蛛网落了织,织了再落。日复一日。
  阿社在这个小小的屋格子里慢慢老去。
  
  三
  
  阿社年纪要比我父母都大。父亲在族上排19,他应该是排15或者16,具体的我不怎么清楚。阿社是老了。他的双鬓被岁月染上了几缕白霜。可是岁月过去了,他却没有再等到属于他的女人。这让他很是苦恼。
  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望着挂在墙上的相框,他经常黯然伤神。自从前妻改嫁以后,阿社的屋子里就没有过女人的生气。
  女人。女人。
  女人这两个字像一把刀,轻轻地划过他的心口,疼痛过去了,却留下了永远的印痕。
  阿社的第一个女人叫玉娇。玉娇还在他身边的时候,阿社还没有跛。
  爱或者不爱,但终究是还有了一个女儿。就像有些饭菜谈不上好或者坏,因为它只是果腹,比如阿社和女人的性爱,不见得有什么销魂,却也势在必行,因为它指向的是身体的需要。
  阿社的脚跛了。那是一个冬天,阿社爬到自家囤放杂物的瓦房去捡瓦,一个闪失,就从十余米高的梯子上摔下来了。人没有死。但是腿断了。经过救治,那条腿没有废掉,却落下了残疾,走起路来很不方便:挑不了重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