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棋王》的叙述视角及叙述者


□ 丰晓流 孙 岩

  摘要:阿城是文化寻根文学的倡导者,而其《棋王》正是文化寻根文学思潮的代表作之一。在这篇作品中,阿城所寻到的民族文化之根,主要是道家文化。从传统文学批评的角度来看这种以文化批评的方式对文本的解读无可厚非。它成书于20世纪八十年代,在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的基础上,还结合了西方小说的艺术手法,呈现出现代小说的某些特性。本文主要是从叙述学的意义上进行一点探究,主要对文本的叙述视角和叙述者的设置进行分析,希望对《棋王》文本欣赏有所借鉴。
  关键词:叙述视角;叙述者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阿城于1984年发表的中篇小说《棋王》,曾誉满海内外。不管是读者还是研究者,几乎都被《棋王》所表现出来的鲜明的民族风格所深深吸引,把它当作新时期“寻根文学”的发轫之作,誉之为“中国文化小说”。
  首先,作品在思想内涵上主要表达的是棋道、食道、人道在“道”上的统一。下棋有棋道。阿城的小说特色首先就在于他对以庄禅为代表的古典哲学文化的着力挖掘。“棋王”王一生的棋“汇道禅于一炉,神机妙算”,是因为棋中有“道”。作品借那个拾垃圾的老头说出了棋文化中的道家思想。但王一生在生活的艰难之中,在民族浩劫之中,痴迷于下棋,用他的话来说:“何以解忧,唯有下棋”,以此来超越世俗、超越痛苦,寻求心灵的清解和精神的自由。于是,他追求着一种人生态度、一种理想人格,由此,这又体现出一种“人道”。又如他对饥饿感的认识,对“饿”与“馋”的精细区别,一方面折射出当时社会的可悲侧面,另一方面又表现出对“食”上升到“道”的哲理高度。于是,棋道、食道、人道都在“道”上得以统一。
  小说对“棋道”有独特的阐释。捡废纸的老者传授给王一生道家文化的精髓要义,这便是阴阳之气相游相交。这里讲的是“棋道”,也是为人之道——不囿于外物的控制,而以“吸纳百川”的姿态,在无为的日常生活中不断提升自己,看似淡泊而内含进取。在貌似庄禅的超脱旷达里隐藏着儒家的进取精神,因而淡泊之中有崇高,虚静之中有壮烈,淡泊与顽勇完美地统一在王一生的生命形态中。
  小说中对王一生的“吃”也进行了穷形尽相的描绘。他在饥饿中长大,极度的物质匮乏造成了王一生独特的安身立命之道——“何以解不痛快,惟有下象棋”,阿城抓住物质与精神对立这一现代世界中最普遍的矛盾,在对造成物资贫困的时代进行批判的同时,也彻底否定了违反自然与民族文化和现代意识相结合的特征。(参考王又平 《世纪性的跨越——近二十年小说创作潮流研究》)
  但是,以今天的眼光来重新审视《棋王》,我以为必须引进“民族性”和“民族化”两个概念。王朝闻先生认为:“艺术的民族性和民族化,是内涵既有联系也有差别的两种概念,也是应当区别对待的两个认识范畴。民族性,是指特定民族在生活实践中和他民族的差别。但它只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而且是不断丰富发展变化着的。……民族化,就是把他民族的艺术成果,作为丰富以及改造本民族的外在条件来加以利用,并成为本民族的艺术手段。其目地在于壮大和发展本民族的艺术。”(王朝闻 《美学概论》)以此来观照《棋王》,就会明白:八十年代读者和研究者所看好的主要是《棋王》的“民族性”;而忽视了《棋王》小说艺术的“民族化”。同时,八十年代的读者和研究者只看到《棋王》的“民族性”,又正好从反面证明,阿城小说艺术的“民族化”已臻“化境”,竟让许多读者乃至研究者都看不出“外来影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