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南山的隐士(外一篇)


□ 史飞翔

  ●史飞翔

  西安城南的终南山是一个具有世界文化意义的历史名山。它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历来为世人所称道。

  终南山在历史上有两个重要的发展时期。一个是在隋唐,一个是在民国时期。终南山的衰落是近世以后的事。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的一部《空谷幽兰》,让世人重新拾起终南山。在我看来,终南山是一座可与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山相媲美的圣山。如今.终南山已经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为数不多的依然存在隐士的地方。据不完全统计,终南山现有约三百到四百名隐士(此处仅指“住山”人数,不含“丛林”人数)。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包括日本、韩国等不同国家。他们中有的人是来学佛问道,有的人是为了练气养身,有的人是为了寻找人生真谛,有的人仅仅只是找一处清净之地来读书做学问。

  有段时间我对居住在终南山里的这些隐士产生了浓厚兴趣.便利用各种机会去进山参谒他们。我曾在大峪口的某一条沟里见到过一位须眉全白,立于河道巨石之上,手持拂尘,翩翩起舞.旁若无人的“老神仙”。我曾在西翠花的一个茅蓬见到过一位来自沿海地区的、八一年出生的、练习道家内丹功的小道长。我见他时他正一袭蓝衣,双手背后,颔首微笑、目光炯炯.整个人就像一幅画定格在那里。我曾在紫阁峪里见到过一位身披大衣、快走如飞,喝山泉吃松毛的四川籍的苦行僧。我曾在韩国道教祖庭金仙观见到过一位痴迷于中国文化因而研习《易经》的韩国青年。当然我也曾在终南山里听说过一些离奇的传说.目睹过一些神秘得几乎叫人难以置信的灵异事……

  刚寻名僧庐,复谒高士馆。在与这些开悟的智慧之人相处的同时.我自己的境界也得到了提高。我从这些隐士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人生真义。譬如:学习他们那种觉醒的人生态度;学习他们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的精神境界;学习他们栖身林泉、亲近自然、与天地融为一体的那种艺术的、智慧的活法;学习他们“大慈念一切,慧光照十方”的那种慈悲、善心;学习他们随缘渡化、普渡众生的人生理想与济世情怀:学习他们心系一处、守口如瓶的成大事的那种生存的智慧。

  很多人对隐士的理解是有偏差的,他们多以为隐士是消极的、悲观的、失败的、心如死灰的,其实不是这样的。隐士是积极的、入世的,他们的隐是为了不隐。暂时的隐居修行是为了将来更好的渡化众生。“不破本参不住山,不破冲关不闭关”。隐士很少有终生隐居的,隐士都是阶段性的。

  和终南山里的这些隐士相处得久了,便能从心里理解并读懂他们。每一个隐士背后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就本意而言世人是没有人愿意做隐士的。隐士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无奈的人生样式。有一天我忽然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终南山里的这些隐士会不会消亡和终结。比尔·波特说,现在社会很发达,山里面也不像以前那样安静了,以后说不定也不是修行人的好地方,或许,以后的隐士会在普通乡下,比如陕北的黄土高原上。比尔·波特的话让我心里涌起一阵悲凉。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隐士其实是一种先天的精神基因。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隐士情结。隐士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精神的、心灵的生活方式。无论隐在哪里都是隐在心里。人人都可以做自己“心灵的隐士”.人人都可以成为隐士。这就是终南山隐士留给我们当代人的启示。

  终南山居

  三十岁过后的这几年.我生活中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人愈来愈静了、心越来越淡了,无事总喜欢往山里跑,喜欢起那种闲云野鹤般的山居生活。

  终南山紫阁峪中的“千竹庵”,是我内心十分向往的一处佳地。去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去过那里.并有幸结识了“千竹庵”主人马守仁先生。心里正寻思着什么时候再去拜访一下,先生忽然就打来电话邀我去他的“千竹庵”喝茶。欣喜之余,慨然前往。

  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绿荫掩映下,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类似于山门的东西。两根柱子支撑着一个茅草搭成的顶,檐下两端各悬一鲜红灯笼,中间用绳子吊着四个瓦片,上书“千竹庵”。两侧门柱上有联一副:竹庵持佛号,瓦缶煮茗汤。入山门,沿碎石行四五步,见土墙一面。中挂竹帘,书清净二字。东西各开两窗,一日茶味.一日禅味。拐个弯即到正堂。正堂中央供石佛一尊,虽造于北魏,久经沧桑,但至今线条流畅、栩栩如生。两侧有字,日:慈悲喜舍、法喜充满。以佛像为中,房间分南北两间。北边一间似为客堂,但杂物充盈。南边一间分里外二室。外面为琴房茶室,里面用作下榻睡眠。正堂北侧有一灶房,锅碗瓢盆一应俱全。门前系一开阔地。有石碾两方,大如车轮,可在其上饮茶喝酒。不远低凹处,建有草亭一间,起名:贮月亭。房前屋后,多奇花异木,有芍药、睡莲。茂林修竹,外加鸟呜山幽,泉水叮咚,实乃红尘净土、人间仙境。

  进门后马先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香供佛。佛供好后,他便带领我观看“千竹庵”四处的景物。但见紫气环绕、草木苍翠、山势俊秀、景色绝美。“这是前些天刚种下的花籽,那是今春才发的竹笋,这个池子可以放上金鱼,那里可以铺几条石阶……”显然.他的内心充满了一种欢喜。望着眼前这一切我忍不住问道:“马老师,如今人们大都往城里跑,习惯城市生活。你怎么却喜欢一个人的山居生活呢?”他连想都没想立马就说:“我从小就想着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可以称之为‘精神净土’的地方.或许这就是性份所至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终南山的隐士(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