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不写孙志刚,迟早会有人写


□ 张志安 陈 峰

  主持人:张志安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讲师,传播学博士
  嘉 宾:陈 峰原南方都市报,新京报记者。现为和讯网副总编辑
  
  观点摘要
  
  报道只要挖掘得足够深,一定有故事性。案件是否典型,证据是否确凿,这两点最重要。我反对记者介入自己都感觉模糊不清的事件。
  我们最缺的是认真做好本职工作的人。如果你是卖油条的,希望你炸油条不用泔水油,就这么简单。记者是有职业荣誉感的,对社会是有贡献的,但并不能认为记者做的就比卖油条的要好。
  从长远来看,计件工资制对媒体的伤害是难以挽回的,正是这种考核制度的存在,大量记者只能庸庸碌碌,注定一辈子什么也做不成。
  
  收容制度废除和我们的报道并无必然联系
  
  张志安(以下简称“张”):2003年4月23日,《南方都市报》以《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为题率先刊登了“孙志刚案件”的报道,引起轰动。现在回头看,“孙志刚案件”的报道给你个人带来了什么?
  陈峰(以下简称“陈”):给我带来的东西比较多,个人的收获主要有两点:从业务上讲,这篇报道之后,我写深度报道,语言风格和操作模式都基本定型了。另外,在报社也好,在外面也好,作为记者我们都得到了很大的肯定,获得的职业荣誉感确实很强。
  “孙志刚案件”后来的影响如此之大,的确出乎我们的意料。要说国家最后废除收容制度,跟我们的报道到底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两者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我不写“孙志刚案件”,迟早会有人写。但作为记者,我正好碰上了这个题材,完成了工作,获得了外界的承认。
  张:你曾经说过,从文本的角度看,《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这篇报道不能算你心目中理想的调查性报道,为什么?
  陈:现在,国内对深度报道有个大概的共识,都认为深度报道不应该就事论事,必须有一定的高度和深度,比如说,追问制度的缺陷甚至追问人性的缺陷。《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仅仅从文本来看,不具备这种高度和深度。自始至终,这篇报道都用《广东省收容管理条例》来衡量孙志刚该不该被收容,但并没有去探讨整个收容制度该不该存在。所以,这是一个完整的事件性报道,而且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证据确凿、案例典型,是相当完美的事件性报道。
  有时候,我也反思,大家都不认为它是严格意义上的深度报道,为什么反而会起这么大的作用?我们只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事实基础,之后的工作由别人来完成,别人的智商足够了,他们可以继续去追问制度。
  张:“孙志刚案件”的报道除了职业荣誉外,从叙事技巧和写作方法上,你总结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陈:虽然写作时间很短,大概用了三个半小时,但之前花了大量时间构思,包括跟编辑反复商量。后来总结提到一点就是深度报道也要讲究文字、讲究谋篇布局。《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光看它简单的四个逻辑段落,已经打碎了以往国内类似报道“你说我说大家说”的讨论模式,完全按照事件本身的逻辑结构来布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年记者》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青年记者 Tags:孙志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