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浮云止水


□ 张品成

  
  一
  
  医官孟福得一直不相信那是个香菇商客。
  医官孟福得揭开担架上那毛毯,赫然见一张邋遢的脸。却是一脸的平静,脸黄白失血,像尘封多年的旧书的封皮,医官孟福得见过那种书,老屋的阁楼上有祖父的大摞的书,一种封面施以银粉的线装书上落满灰尘时就是这种模样。那个男人一路上不断地咳嗽,只有咳嗽声能证明那副躯壳还有生命存在。现在那张脸很安静,静谧得有些可怕。医官孟福得不得不时时将两根指头探向那男人鼻间。还好,还活着。他想。
  “还好,还有一口气。”他跟参谋长向贤矩说。
  “那就好!”参谋长向贤矩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到了。”他说。
  后来,参谋长向贤矩开始发布命令,他叫人把收拾好的屋子又收拾了一遍,还立马叫了城里最好的理发师傅给那男人剃须理发,然后嘱咐厨师弄些吃的,“要好的,尽好的采办!”他给医官孟福得下命令:“给他熬药,看还有什么方子,一路上你说没药没药,现在到了汀州,我看能有药。”
  医官孟福得上了一趟街,把药弄了来。
  真怪!事情怪怪的。他想,他脑壳里像有个结,老解不开的一个结。
  他记得半月前的那个晚上,说有紧急事,他们把他从床上叫起。他以为是哪个长官或眷属突发急病。却不是,要他和参谋长向贤矩去上杭接一个什么人回来。
  他们连夜赶去上杭。接的是个名叫林琪祥的香菇商客。看了才知道是个衣衫不整须发蓬乱的一个人,身上有鞭痕,身患重病,病入膏肓的样子。
  医官孟福得说:“香菇商客像个叫化子,像个叫化子哩。”
  有人说:“知道吗,他被人绑了票,才弄出来。”
  “他不言语?他怎么不言语?”
  “吓坏了,你看经了那么一场事,人魂都吓飞了,像团云在天上飘呀飘的飞来飞去。”
  “噢噢!”医官孟福得噢着,他似乎有些信了,但很快又有了疑惑。
  “接一个草菇商客要这么多人,你看,这么多人,有一连人吧?”
  人家说:“知道吗,这人跟李司令是世交。”
  “该给他换身衣服。”
  有人给那人换了一身衣服。
  “给他剃须理发。”
  人家没按他说的做。
  “耶耶!?”他眼睁得老大,“不卫生,胡子长了要长虱,还要喂药哩,喂药不方便。”
  “就这样,上头交代就这样。”人家对他说。
  医官孟福得弄不懂为什么就这样,刮胡剃头那有什么。后来,船行到半路,那人咯血,咳痰咳出红红血丝。
  医官孟福得喊:“呀呀!停船快停船!”
  人家不允。“不能停!为什么停?”
  “我要弄药,我要去岸上弄药,不弄药怕是不行。”
  人家说:“难道你就没带上些药?”
  人家说:“你看看,能不能就这么到达汀州?”
  医官孟福得说:“那我不能保证病人安全,我做不到,没药我怎么办?”......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