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李彦周

  1

  笼罩在山上的重雾,像烟,太阳一照,就薄了。婉婉坐在苹果园的树坑里,手里捧着一本书。身边的薄雾从她的脚趾拂过去,凉凉的;她背靠着树干,感觉心里空空的。

  书上写着一个女孩对男孩的思念。她读到细腻处,竟也掉下几滴晶莹的泪珠。婉婉擦掉它,心思全被想象占据了。有风吹过来,苹果树唰唰地作响,像是有人在使劲摇。婉婉看一眼远处,地里的野草在四下里起伏着。她的心一沉。太阳照在她的胸脯上。

  婉婉放下书,穿过整齐茂盛的苹果树,去到土崖下小解。回来时,想起她都18岁了。她没有念好书,也没有和谁谈恋爱,就有种惆怅伏在胸腔里。她感觉她的胸脯胀胀的,好像有双眼睛在那里探寻着,她的脸庞热热的。

  婉婉靠在树干上瞎想着,心里装的尽是美好的事物。有一阵,笑一下,有一阵,就又沉着脸。路上有人在走动。收麦的季节里,有人挑着担子往地里送饭。婉婉被这声音惊吓了一跳,骂句去死吧,就又听见路上重重的脚步声,那是有人在背麦。婉婉看着树荫深处的闲地,那里长着一些浓绿的灰菜,她跑过去,几下拔掉了。

  婉婉从地埂上抱来一些干枯的草枝,放在树坑里,也拣些干净的,铺在最上面,就又坐在那里看着书。又是另外一本书,也是关于爱情的,婉婉翻过来几页,翻过去几页,心里全无安静的念头。有一会,想起初一的小唐,有一会,想起初三的王明。后来就睡着了。书本放在脸上面,头发粘在树干上。她梦见有个男孩牵着她的手……一会肚皮就开始蠕动了。有人朝她喊,快点走,快点走,就要生产了,她听见母亲叫,婉婉,回家吃饭了。她的身子一打颤,母亲站在她跟前。

  母亲说,叫你到这里割韭菜,却躺在树坑里享受着!骂着就去了韭菜地。

  婉婉收拾了书本,装在竹篓里,将拔掉的灰菜放在了上面,跟在母亲的身后。山上此时没有风,婉婉将母亲割下的韭菜放在灰菜的上面,想起书中那个女孩还没有结婚呢,手就又伸进竹篓里。

  母亲割完了韭菜,就又采下俩菜瓜,也放在竹篓里,骂一句婉婉:山上都在忙,太阳晒得人发慌,叫你快点回去做饭呢,这都到了啥时候?说着就先下山了。婉婉想,她要将那段故事看完了再回家。

  婉婉躺在太阳斑驳照射的树坑里,树坑里凉凉的。有几只小虫爬远了,有一条蚯蚓从眼前爬出来,就又钻进了。婉婉看完了那一段,眼里浮出美好的向往。高原清晨冰凉的空气将她环绕着,她感觉像是浮在了水里面。

  山上的薄雾还在慢慢地升腾着,裹挟着苹果树的水气在慢慢地化着。有几块云雾挪到山顶的位置,有一丝白气飘到了山的另一头。

  整个山都在书里面。

  2

  婉婉下山后,就钻进了村庄。村子里很安静,只有布谷鸟在树上唱着歌。太阳照得很热烈,村子里的路面都已经发干了。没有雾,整个村子像是放在了烤炉里。婉婉勾着头,窜过郁郁葱葱的槐树林,跨进土台上她家的大门。父亲刚从麦地里回来,身上背着一捆麦,弟弟跟在父亲的后面,身上也背着一捆麦。母亲的麦捆还搁在院子里,她的干粮已经做熟了。婉婉走进了厨房,倒了一碗水,凉在锅台上,从竹篓里拿出白面饼子咬一口,也不香。母亲看她鬼使神差的样子,递给她舀好的洋芋菜,叫她端到上房里。奶奶坐在炕角的位置,看到婉婉进来了,说,布谷鸟叫了,麦黄就到了。婉婉没说话,走出了上房。母亲拿了脸盆舀了水,父亲和弟弟军军头对头蹲在院子里洗脸。婉婉蹲在廊檐上,后来就又找来一张纸,衬着坐在廊檐上。父亲说,下学期开学了,你到镇上去念书?婉婉说,要是这次考上了,那就不去了。军军洗完脸,说,要不打发了算了,念啥书?初中都补习了两年……婉婉跑过去,朝着弟弟脸上两巴掌。母亲说,婉婉,吃饭了。婉婉就又坐在廊檐上。

  父亲和弟弟他们上地后,婉婉留在家里洗了锅,给猪喂了食,就记起那书还没有看完呢。要不再看一阵子?就躲到药房里看书。奶奶坐在上房炕上喊婉婉,叫她跟到地里去。婉婉装作没听见。奶奶拄着拐棍下了炕,捣开药房的木门,说婉婉,要不担上两担水,水缸里没水了。婉婉说,军军来了担。奶奶说,那你现在擀上两张饭,一会你大大和军军回来了,吃起来就方便了。婉婉说,那有我妈呢!奶奶使劲将拐棍在地上敲几下,这么忙的天,你呆在药房里!人家抓药找你妈,你会啥?婉婉说,我在看书呢!奶奶斜着眼,就走了。

  婉婉躲在药房里看书,先是坐在条凳上,后来就躺在窄床上。药房里的气味不好闻,婉婉却也习惯了。书上的男主人公叫小七,读初三,女主人公叫小小,也在读初三。他们两个住在同一个大院里。小七说小小,我们的爱从一开始就产生,我就是喜欢你看书的样子。小小说小七,我爱你,是后来才发生的事情,因为那时我并没有发现你长得帅……婉婉看了一阵他们的对话,想起同村的王明。但他不合适,婉婉想。

  婉婉放下书,站在院子里看风景。院子有半亩地那么大,建着两排土木房。院子的后面是阴山,山上倒是黄黄绿绿的。天气热,太阳照在窗台上,窗台上刚刚采摘的黄花菜一会就蔫了。婉婉戴了草帽去挑水,她将水桶掉在水泉里,好不容易才打了两桶水。她挑着水桶往回走,她的心里有种委屈的念头。

分享:
 
更多关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