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牵骆驼的老人(外一章)


牵骆驼的老人,决定乘坐骆驼进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那一天,万里晴空,云彩全无。太阳,是千枝万枝烙红的毒箭,不分青红皂白地猛猛发射;风着火了,人也淘淘地烧着烧着。牵骆驼的,是个维吾尔老人。皮肤很黑,牙齿很黄,皱纹很多,话很少。白白的沙,烫得好似在冒着袅袅的烟气,而他,竟然赤足。那双千锤百炼的脚,龟裂成比世界地图更为复杂的图形。
  牵着骆驼,他低着头,走。
  走进空旷而苍茫、美丽而恐怖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空荡荡的大地,漾出一圈圈金色的光华,把干干净净的天映照得好似滑缎一般明亮,人置身其中,有一种虚幻的瑰丽感。
  偶尔风为,帽子逃走,牵扯骆驼那位老人,便在齿缝中发出一种"嘶嘶"声音,让骆驼驻足,然后,以比风更快的速度,追。帽子追回后,他木木然地递给我,浑浊的眼珠,好似死鱼般呆板。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像一缕充满了诱惑的幽魂,把无数无数的异乡人纳入它广大的"胸膛"里,让他们难以自抑地对它萌生爱意。
  沙漠的景致,不是坦坦直直一望无际的空洞,更不是死死板板一无变化的单调——沙漠风,是一对胡闹的伙伴,风一来,沙便活,它飞、它舞、它转;它发出千姿百态,它幻成万种面貌。于是,在金光闪烁的山峦间,我看到曲线玲珑的少女戏卧沙地;在金波荡漾的沙浪里,我见到体型雄伟的鲸鱼搁浅沙滩。
  一路行去,啧啧惊叹,牵骆驼的老人黛黑的脸上,逐渐展现了些微的笑意,原本死鱼般的眼珠子,也慢慢活了起来。
  他为他的土地得到激赏而自豪。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在那很远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片悦目的绿色。愈近愈绿、愈绿愈凉。啊,是沙漠的绿洲呢!牵骆驼的老人从喉间忽然发出“咔咔”声,骆驼曲膝一下跪地,他嘱我下来,指了指那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奔了过去,掬起一把清澈的溪水,洗脸、喝水,然后,抬脸望我,一脸都晃动着晶亮的笑意。
  美丽的沙漠是他的自豪,清凉的绿州是他的快乐。
  所以,牵骆驼的这个老人,把他整个生命揉进了沙漠里。
  绿色的金子
  那是一头疲惫的驴子,浑浊的眼睛,被一条邋遢的花布紧紧地蒙住了。在这一片不见天日的黑暗里,它拖着沉重的石磨,绕着小小小小的圆圈,重复而又重复地走着、走着。每走一圈,石磨里的芝麻便因为受到压榨而壮烈地流出了金钩的透明液体,晶亮晶亮地闪着美丽的油光。
  在江淮流域这个回族人聚居的小村庄内,我看到了村民利用温驯老实而又刻苦耐劳的驴子,以原始落后的推磨法,榨取芝麻油。
  问村民为什么需要用布蒙眼,村民老老实实地回答说:
  “老是在原地打圈,不蒙它双眼,它会疯掉的呀!”
  江淮流域盛产芝麻,曾一度享有“世界芝麻园”的美誉。从芝麻提炼而得的芝麻油,为回族人赚取了不少外汇,所以,心怀感激的回族人又把芝麻称作“绿色金子”。有趣的是:目前,在江淮流域劳动保护一些发展缓慢的村子里,依然还靠着驴子来拉磨榨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