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特别行动


□ 许 俊

特别行动
许 俊

我的朋友向凯给我讲了这样一段经历——
那天,我们连去执行一项紧急任务。
参军半年,我还是第一次去执行这样的任务。半年时间,我已由一个普通百姓变成了一名真正的军人了。命令、任务、是、到,这些军队的时常用词既像雷声一样响亮,又像闪电一样明亮,每一次都能拨动我心灵的旋律。不用说,我的整个心思都飞到“一定出色完成任务”上去了。
我们乘坐三辆军用敞篷汽车。汽车行驶了大约三个小时后,看见公路两边有一些倒塌的房子,我们知道进入了六天前发生强烈地震的区域。我们的任务不是去救民赈灾。经过这个区域时,汽车仍飞快地行驶。遇到有人向我们招手或挥舞着衣服或什么时,我们只能用滚滚的车轮和他们对话。
可是,在我们转了一个大弯上一个大坡时,不得不紧急刹车。一个满头白发的妇女双腿跪在路上,她红肿得像两只熟透了的桃子似的眼睛一定看清了是军车,她哭着喊“解放军,解放军”。她的双手伸向天空,十个在她头上痉挛的指头向天空抓去,想抓住什么呢?从她撕肝裂肺的哭诉中我们知道了,她想要我们把她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女儿救回来。她想抓住女儿的生命,她刚刚找到了女儿,女儿被压在厚厚的水泥板下,仍然活着。
连长、指导员跳下车,扶起这个老人。老人给这两个带兵的人出了一道难题。救还是不救?一边是军令在身,十万火急;一边是命悬一线,生死攸关。军人有一句口头禅:我们是工农的子弟兵。这句话早已融入血液,渗入骨髓。两位年轻的指挥员没多考虑,立即决定,留下六名战士,随大娘去救人。我就是这六名战士中的一员。在班长林小东的带领下,我们火速向出事地点奔去。
从出事地点现场看,这里原是一个小集镇,一条主街长约千米,两边多半是些砖砌瓦盖的平房,也有一些楼房,如今房子几乎全部倒塌。
大娘把我们引到一处残垣断壁前,说她的女儿就在水泥板下,我们全都睁圆了眼睛。横七竖八的水泥板,残砖碎瓦,魔鬼撕毁了的美丽家园。既是有人被埋在下面,六天的羁绊和煎熬足以让一个鲜花般美丽的生命凋谢。颤巍巍的大娘使劲睁开眯缝的眼,那射出来的光灼灼逼人。那是母亲整个心灵的光芒,那是母亲看见亲生儿女从死神的手里挣脱后发出的光芒。我们用眼睛看用耳朵听,没有捕捉到一点声音,班长开始喊:“有人吗?有人吗?”喊一声停一小会,喊一声停一小会。有几个战士把耳朵贴在地面,当确信仍然没有一点声音能够捕捉到时,班长手一挥:“挖!”我们开始用手刨那些破碎的砖头瓦片。很多时候,要用手挖才能捧起来。搬走一些碎砖烂瓦对于军人来说是件小事情。一阵工夫,碎砖烂瓦就换了一个地方,只不过是形状不同了。
我们开始搬动第一块水泥板了。我的心怦怦直跳。我们小心翼翼地抓紧水泥板,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到手上,按照班长的口令,慢慢移动唯恐在搬动时候的失误,伤击水泥板下的姑娘。我当时就觉得那姑娘就在那块水泥板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