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把家当成桃花源(外一篇)


□ 王俏梅(回族)

  作者简介:
  王俏梅,回族,1968年生,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齐齐哈尔市博物馆工会主席、馆员。1993年开始写作,钟情中国古典文化,钟爱昆曲,擅长茶艺。著有散文集《好好藏着》。
  
  女人都爱在闲着没事的时候从事一项脑力活动,那就是进行幻想。女人幻想的事肯定与科学无关,绝对不是科学幻想;与哲学无关,因而杂乱无章;科学幻想可以想到多少光年以外的宇宙,哲学幻想可以想到矛盾和物质的本质。我发现女人所谓的幻想,大多数的情况下还是会落到物质生活上,最浪漫的最无边际也就是想已经失去的或尚在期待中的爱情而已。我不是一个很浪漫的人,所以,即使进行幻想也很难想到浪漫的爱情,想来想去总是离不开日常生活,也就是幻想一下自己尚未达到或永远达不到的日常生活。
  不浪漫的人不等于不多愁善感。我——一个很多愁善感的人,不幻想时还好,每当幻想的时候,幻想中就常常充满着忧伤。前些年,我的幻想中常常会出现一个场景:夜深人静,月明风清,我穿着拖地的白色睡袍,长发飘飘;一脸丢不掉的忧郁,满心挥不去的忧伤,也不知道忧郁从何来,忧伤冲谁去;光着脚丫,在映着月光的地板上踱来踱去,最后坐在有着一寸厚木踏板的楼梯上进行哭泣。我的这个幻想里面有两个不可或缺的元素:眼泪和木踏板楼梯。
  我先生曾经貌似诚恳地对我说:让你流泪容易,给你买一幢自己家屋里有楼梯的房子困难点儿。我和先生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说是夫唱妇随或妇唱夫随的,大事小事的总能做到意见的高度统一,但是四年前在买房的事情上出现了分歧。我主张买有宽敞的大客厅的房子,客厅至少要有四十平方米,他主张的却是单元房间的面积可以不大,但是房间的功能要齐全,就是:客厅是客厅,餐厅是餐厅,卧室是卧室,书房是书房。我们各执己见,相持不下。最后我向他妥协了,他能够说服我的一个最强有力的因素是:他看的房子客厅虽然不大,但是会有一个可供我坐在上面流泪的楼梯,他答应我楼梯的踏板一定装一寸半厚的木板,决不做水泥或钢板的。
  原来以为在眼泪和木踏板楼梯中,难以实现的是木踏板楼梯。可是,自从有了木踏板楼梯后,我却又没了幻想中的忧伤,房子住了三年了,我坐在地板上和朋友神侃,坐在藤椅上看书,到如今一次也没有坐在有一寸厚木踏板的楼梯上流泪。其实,不流泪的道理也很简单,就是感觉幸福。虽然我在有了木踏板楼梯的房子之后,每个月要还银行的贷款,因为买了房子要装修,装修要花钱,我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买新衣服,化妆包里的口红由通常的四只减为两只,可我依然感觉幸福。我发现获得幸福感是很简单很容易的,这幸福感来自于知足,只要知足,幸福便唾手可得。
  晋武陵人捕鱼时误入了桃花源,发现在“良田美池桑竹,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中生活着一群人,服饰还是秦时的样式,他们在桃花源中怡然自得,幸福无比。在我看来,桃花源中那些幸福无比的人们,他们自给自足的生活只是达到温饱水平,那他们的幸福感来自哪里呢?就是知足。知足于远离了战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