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张洗脚票(外三章)


□ 樟 楠

  现在的节日也太多了,让人应接不暇。

  6月1 9号一大早,我就接到女儿从北京发来的短信:“爸爸:今天是父亲节,祝您节日快乐!我给您订了一张洗脚票,发在QQ上了,下载即可使用。”瞬间,我被女儿的孝心所打动。打开QQ -看,女儿定的是乌鲁木齐一家高档的足浴城,心里美滋滋的。

  坐在足浴城舒适的沙发上,服务技师端上来木桶,埋下头去为我洗脚。看着眼前与女儿差不多大的姑娘,我仿佛看见了女儿。又不禁想起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天我为母亲洗脚的情景。一个周末,我刚出门要坐班车回部队,突然发现母亲在弟弟的搀扶下朝我走来。我还以为眼前出现了海市蜃楼般的幻景,揉揉眼睛再一看,真的是母亲,我叫了一声:“妈。”母亲点点头说:“三年都没见你的人影,妈想你了。”把母亲接到我在南山脚下军营里的宿舍,烧好一盆热水,我为母亲洗脚。那是怎样的一双脚啊,五个脚趾紧紧地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骨朵儿,掰都掰不开。就是这双在旧社会缠襄的小脚,一步一挪走过60多个岁月,生下八个孩子,又一个个拉扯成人,该受尽多少酸甜苦辣啊?抓着母亲的这双脚,我久久没有松开,眼泪吧嗒吧嗒掉在脚盆里。我抬起头,想和母亲说话时,看见母亲靠在床边上闭着双眼,眼泪顺着脸颊流下。那天,本来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说,可我和母亲再没有说一句话。

  此时此刻,我半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和思考之中。一直猜想母亲那天为什么流泪?她一定是为儿子的孝顺而满足。我看过一篇小学生的课外作业:为父母洗一次脚。很是感慨。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父母不知道要为他(她)洗多少次脚,可儿女一生能给父母洗一次脚吗?我已年过半百,只为母亲洗了一次脚,母亲就满足地热泪盈眶。为人父母者,是不图儿女回报的,只为儿女那一点点的孝心。

  以前,我,还有很多人都总是担心,80后的孩子独生子女意识浓厚,蜜罐里长大的一代,衣食无忧,不能吃苦,不懂感恩,缺少担当,对他们能否自立于社会也心生怀疑。现在看来,这些担心是多余的,这些怀疑也是多余的。哲学家说,一滴水可以映出太阳的光辉。从女儿这一张洗脚票上就完全可以吃颗定心丸了。

  孝顺父母是每一个人的起码良知。一个人连父母都不孝顺的话,他怎能孝忠国家。我对孝顺父母的人是厚爱三分的。还在空军部队当宣传科长的时候,就拯救了一个“孝子”。这个孝子是一个很有文才的干部,就因老父亲得了绝症,他回去尽孝超了假,被行政降级、党内处分,情绪一蹑不振。我知道后,说服领导,把他从另外一个部队调到我的手下。后来,这个干部心存感恩,工作非常出色,连升三级,还被上级领导从山沟基层部队调进大城市部队机关、调进北京部队大机关,转业又进了中央机关。打从女儿懂事,我就常常教育她要孝敬老人、关心他人。女儿大学毕业去了北京。有一天,她打电话问:“爸爸,我多大了?”我反问:“你多大都不知道了?”她说:“当然知道,问您呀!”我说:“明白了,你这是要谈婚论嫁了。先别急,给你找对象‘三大原则九条标准’:其一:‘三好’,即身体好、脾气好、人缘好;其二:‘三心’,即事业心、责任心、孝敬心;其三:‘三不分’,即有了‘三好’‘三心’,籍贯不分南北、长相不分帅赖、家境不分贫富。”女儿说记住了。不大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北京区号的陌生电话,我压了。接着,同样的号码又响了,我怕是盗费电话又压了。刚压下,又响了,事不过三,这个电话肯定有事,我就接起来了。是一个男孩子礼貌的问候介绍,我知道了他就是女儿要谈的男朋友。我问他:“知道我给女儿的条件了吗?”他说:“知道了。”我问:“能做到吗?”他肯定地回答:“能做到!”我说:“那就谈去吧!”

  女儿谈的男朋友是学工商管理的,市场经济头脑比较发达,他读大学期间就利用课余到公司打工,还很有前瞻性地、很便宜地在北京燕郊按揭了房子。有次,我趁北京开会的机会,和女儿一起到燕郊看房。因为是个星期天,房产公司上班晚。前来陪同我们的女儿的男朋友,邀请我们先到他住的房子坐会儿。一进他的房子,我吃了一惊: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男孩子住的房子。左右扫视,发现房子装修得也很美观、得体。我随口问道:“装修花了多少钱?”他说:“没花多少钱。水泥、砂子、石料、木料全是我一袋一袋扛到五楼的。装修垃圾又是我一袋一袋从五楼背下去的。”听了这话,我又吃了一惊。眼下,无论是城里的孩子还是农村的孩子,在城里装修房子,恐怕没有几个自己扛水泥背垃圾的。到了看房工地,坑坑洼洼。一遇大坑大坎儿,他极有眼色地跑过来扶着我。其实,我年岁不大,身体也好,按说还用不着别人的搀扶,但是孩子这种照顾长辈的责任意识,着实让我打心眼里高兴。回到乌鲁木齐,妻子到机场接我。我给妻子说:“这次收获大大的,三个细节定女婿。”

  说是女婿,没过门儿也只是个准女婿。后来,我每次去北京,准女婿都要到我住的地方看看我,或者陪我逛逛街。有一次逛完街,我们一起吃炸酱面。我当时无意说了句:“这家的炸酱不好吃。”没想到,第二天他送我上飞机时给了我一罐子炸酱说:“这是我做的,看看好吃不好吃。”因为是液态物品,安捡过不去。我给女安检员说了说,她笑笑就让过去了。我想,女安检员一定是被孝心的力量打动了。

分享:
 
更多关于“一张洗脚票(外三章)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