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车头


□ 赵竹青

  赵竹青 男,1961年出生,湖南湘潭人。新闻记者。2005年开始小说创作,迄今已在《长江文艺》《清明》《中篇小说选刊》等刊物发表和转载作品多篇。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舞红》。
  
  1
  尤碧华从米袋里挖出一碗米淘洗了,倒进锅里。女儿快放学,她得提前将母女俩的饭煮好。她脚下的臭豆腐剩着大半箱,炸好的还有半镔铁盆,如果中午这阵不抓紧,今天就莫指望卖完了。她弯下腰,依然从料箱里夹起几片豆腐丢进油锅,黑褐的豆腐在油锅里滋滋炸响,浓浓的香味在空中弥漫。
  臭豆腐是湘人喜欢的一种小吃,闻着臭,吃着香。本地人又称之为臭干子。臭豆腐分干吃和汤吃两种,尤碧华以做汤吃为主。豆腐走油后,盛进大镔铁饭锅,拿熬好的汤泡着,吃时和汤一起舀出,再撒上葱花、香菜、麻油、辣椒粉,这样一碗臭豆腐就成了又脆又润,既香且辣的美味。客人花上一元二元,吃得鼻尖绽汗,大感痛快。
  尤碧华是半年前操此营生的。矿机修处没活干了,也没人管她们了。她找了两对旧轴承,又挑出几根废钢铁自己下好料,请烧焊的工友帮着焊了一架推车。厨艺是现成的,前些年矿里效益好,两口子好客,自己的同事,丈夫的师兄弟都喜欢往家里带,满桌的菜都靠她一人张罗。尤碧华偶尔会想,那时大家心里多舒坦,都找着事儿让自己乐。如今她每天上下午将这架油炸推车推到矿里的马路边,靠它维持住孤儿寡母一日三餐。
  这一截马路成了矿区小吃一条街。人行道靠里侧搭一排简单棚子,尤碧华的摊档是居中一块。她左边是摆四川麻辣烫的,右边是一架烧烤车,两边数过去还有卖刮凉粉的、卖烤红薯的、卖台湾热狗熟玉米的。紧挨的两家生意都比她好,相比于尤碧华单一的臭豆腐,他们属多种经营。尤碧华当初也想摆个麻辣烫什么的,但那玩意行头多,菜料火箱、桌椅碗筷,拉杂一大些,她一双手忙不过来。人家都是夫妻档。
  马路对面是个书摊,蛇皮布上摆着旧书和过期杂志。摊主是个五十来岁的瘦小男人,尖瘦的鼻梁架着两片大圈套小圈的镜片。尤碧华知道,他是矿工会宣传干事孙见田,矿里都称他孙眼镜,如今压缩人员,他也下岗了。孙见田告诉过她,他这个路边书摊卖的是自己的藏书,几千册藏书快卖光了。一个他曾经照顾过生意的废品店老板还念着旧谊,将收购来的旧书和过期杂志再让给他,他这书摊就还勉强摆得下去。
  孙见田过马路来吃过两回,那还是她摆摊不久。两次尤碧华都死活不肯收钱,之后他就再没来过。
  一对小情人吃完了,将钱丢在桌上。尤碧华收拾了桌子,站回到炉子前。小两口离开她这里,去对面书摊翻了会儿书,又在旁边甘蔗摊止步——女的要吃甘蔗。男的说句什么话,女的笑弯腰,回过味来,又去揪男人耳朵。尤碧华的目光一直追着他们,看着女人合身的紫色衣裳——她也穿过类似的一件,如今压在箱底;看着小两口快乐的样子,鼻子忽然一酸。目光即刻弯弯扭扭的软了,如同刚出巢的雏鸟,被一阵疾风打回。
  闲不得啊!闲下来了,那些过往的日子,和丈夫有关的一切,就会在脑海活过来。丈夫去世差不多两年,那些孤儿寡母的种种烦恼,也会乘机来纠缠。尤碧华拿起筷子夹了几片豆腐丢进锅里,油锅立即沸成一片,心里倒是渐渐平静。再一抬头,看见孙见田立在面前。
  尤碧华收拾起心情,说,哟,孙干部啊,吃一碗吧。孙见田说,好,吃两块钱。从口袋摸出两枚硬币摊在手心。接着道,什么干部,快莫这样叫,叫我老孙就成。跟你一样,下岗人员一个。你这臭干子好吃。
  孙见田说话的当儿,尤碧华已麻利地将炸好的豆腐夹到一次性塑料碗里,舀上半碗汤,搁上各种作料。什么好吃,是您看得起。尤碧华笑着,将碗递向他。孙见田接下来,将钱递过去。
  哎呀,哪能要您的钱,您不嫌弃,就是抬举我了。再说我那妹子老是去麻烦您哩。尤碧华推开他的手。
  一手端着软塑料碗的孙见田脸红了,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这钱你得收,我那几本旧书去翻一翻不打紧的。我还想来吃你豆腐哩,你的豆腐真的好吃。上两次你不收钱,害我这一两个月都不敢来吃了。
  见老书呆子一副做古正经的样子,尤碧华忍不住要笑;听他左一个吃她豆腐右一个吃她豆腐,又不禁有些脸红。忙说好好好,收一块钱,您端稳了。孙见田说,八片哩,是两块嘛,如何收一块?明日起我天天来吃四片,你就收一块?将钱硬塞在她手里,到桌上牙签筒里抽一根牙签,端碗过马路去了。
  尤碧华怔怔地看着这个瘦小近视的男人,眼角忽然有些湿润。自从丈夫死后,这些邻居熟人都想着办法帮她,照顾她生意。她拿衣袖去眼角印印,抬起头,便见着秋老八嬉皮了脸站在锅子那边。脸上那层感动与温情,立时如崩雪般垮塌。
  嫂子,买豆腐。秋老八说。
  不卖。尤碧华冷冷道。
  秋老八似乎听不见,伸过脑袋看底下料箱,又揭了锅盖看镔铁锅里炸好的干子,去车架上取个泡沫盒,拿起夹子伸手就夹。尤碧华霜了脸立着,忽然说,不卖就是不卖,你这人到底有不有血性!这一个依然一张不变的笑脸,继续反客为主。一只盒子盛满了,又取一只接着盛,边盛边说,多好的干子,放老了就不好吃了。
分享:
 
摘自:当代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火车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