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兵连纪事(小说)


  新兵连纪事事

  冯俊科

  从军路上

  1972年1 2月的中原大地,麦苗开始返青,柳树已经泛绿,万物已显示出春天的气息。21日那天,天空飘着雪花,下着细雨,一望无际的原野笼罩在蒙蒙雨雪之中。一辆辆在雨雪中行驶的卡车,从不同的方向开来,在黄河南岸的一个火车站停下。从车上跳下一队队身穿绿色军装、没戴领章帽徽的新兵,跟着自己的排长、连长,踏过泥泞的土路,登上了铁闷罐火车厢。很快,车厢发出“咣当”、“咣当”的声响,在轨道上行驶。火车开往哪个方向?目的地又是哪里?兵们都不知道。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喊:

  “快看,黄河、黄河!”

  “不许喊,坐下!”

  随着排长严厉的声音,兵们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就又悄声无息地坐下了。不过兵们已经知道,火车在向南面行驶。

  车厢内铺着一层稻草,兵们把被子的一半铺在稻草上,另一半折过来盖在身上。没有枕头,只有一个裹着衣服的白布包袱放在头下枕着。车厢中间放着一个铁炉,一根白铁皮烟筒伸出车厢顶部。两个兵在生炉子。不知是由于柴草太湿,还是火车行驶太快使烟筒里气流不畅,炉子没有生着,反而弄得满车厢烟雾。浓烈的烟雾呛得兵们直咳嗽,还有人在低声骂。排长见状说:”炉子别生了,冷就挤得紧一点。”兵们不再吭声,一个个或躺或坐,看着冰冷的炉子,听着火车轮子和轨道的摩擦声,心里想得最多的是:要把我们拉到什么地方?

  赵西波,柳村人.他悄声对同村的王继广说:“一发军装我就知道是去南方,穿这样的衣服到北方还不冻死?”后来大家叫他“小聪明”。

  王继广说:“去南方为啥还发棉袄、棉被?现在火车向南走,到晚上搞不好会掉头向北,这叫兵不厌诈。”王继广显得比“小聪明”还聪明。

  章德林是县城的干部子弟,插嘴道:“中、苏年初提出要签订互不侵犯条约,9月又发表中、日联合声明,北方无战事,向北干什么?”

  王继广说:“9月中、美也签订了上海联合公报.两国关系已正常化。去年,中国和越南签订30多个无偿军事、经济援助协议,给老越几十亿美元援助,南方也不会打仗,向南干什么?”

  赵西波说:“我看咱不会去打仗吧?毛主席前几天不是说,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吗?会不会让咱们去挖山洞?”

  突然有一个兵高声喊:“报告排长,我要拉屎!”

  车厢里顿时无人吭声。拉屎?往哪儿拉?车厢里全是稻草地铺,地铺上全是兵,你以为这里是你们家的地,脱了裤子就能拉?

  排长说:“憋着点,到下一个兵站再拉。”

  “憋不住了,我想拉稀。”

  那几个文化水平高,对国际、国内大事很关心的人停止了对时局的分析,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一难题,一时都没能想出办法来,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这个乡村出来的兵。这个兵有些晕头晕脑的,后来大家叫他晕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