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芥奇人轶事


□ 毛志成

世上若是果真无“仙”,只有十足蝼蚁式的愚人或借用高梯登上显位的“巨人”在世上厮斗厮喊,这世界终归是无趣的。
必须有仙来为人间润色,社会和人生才会生动起来。所谓的“仙”,有时就是指人们常说的奇人,毫无迷信意味。但他们即使是而且常常是草芥之民,他们也必须同时是取得了对大大小小、真真假假自作聪明者流的俯视兼戏弄的资格。
我一生中,为了寻觅、搜集这些草芥式奇人的见闻,积下的文字材料足有几箩筐。后来因为患病、年老,和对种种意趣的淡然,将这些材料统统卖给了废品站。前时可能因为越发年老,旧梦尤多,便打捞出几则以献读者。选例如下:



五十余年前,我六七岁时就认识这个人,那时他三十来岁。解放前,他是“职业乞丐”即世代叫花。
解放了,土改开始后,他被定为“首户贫农”,是第一流的“革命依靠对象”。按理,他无疑应分得较多而优质的土地,并在村里享有个官衔。但他懒惰成习,对土地不感兴趣,仍以流浪乞讨为业。有人推举他为村干部时,他便在自我嘲弄一番之后,还用乜斜的轻贱式眼神向已经因为当了小官而大逞威风的人哂笑说:“分了房,得了地,那福气是皇上(当时指的是毛主席)赏的。你我本身,屁功劳也没有!我四下里讨饭时,凭的就是向人说软话,不摆大,不充功臣!你们算啥?只因为穷就格外尊贵,得财捞官,于理不通!小子们,听我的话没错:让穷人成了能呼风唤雨的‘穷神爷’,到头来只能落得遍世穷!”
有人认为这话不仅是落后,简直是反动。于是就有一伙“积极分子”整治他,包括暴打。但人们渐渐发现此人的挨打“功夫”也是众人莫及的,无论怎样毒打也绝不哼一声,照旧嘻笑不止。于是连打他的人也不得不恐惧了,后来暗中向他求饶并送钱送物的也不乏。
但他毕竟是“讨厌”的。尤其是几年后处处讲政治挂帅的时代,村里“传达上级精神”的大会小会天天都有。村里的所谓大会,大都在场院里夜晚召开,主讲者自然是大队书记。
在书记大讲各种“运动”的上级指示时,这位叫花式人物五分钟便鼾声大作,或是醒来之后突放几个响屁,使台下人哄笑一番。他是第一等的贫农,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三年自然灾害”时,人们这才深切地尝到了穷(特别是饿)的滋味。四下讨饭时总得有个头领,他便成了不少人的追随者。
若干年人们从心里承认他“不是凡人”时,是他在“文革”中的非一般性举动。
他非但将子女锁在家里不准到外头“造反”,理由是“宁当叫花子,不能当土匪!”而且确实救下了人:其中包括他当年讨饭时频频周济他的“地主婆”。
今天他已是九旬之人,身体依然硬朗。他的儿子、女儿都成了有钱人。但他很少与儿女来往。偶尔见到他们时,他也同样使用那种乜斜式的、嘲弄式的眼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