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背负艺术十字架的人——纪念吴大羽先生


□ 邵大箴


我曾经在纪念林风眠先生的一篇文章中说过,他,还有和他经历类似的一些艺术家们,是走在时代前面的人。因为他们的意识、他们的艺术观念以及他们的艺术实践在当时的中国“超前”,人们(至少是社会舆论和社会上的主流认识)一时不能理解和不能接受他们,因而遭到误解,遭到打击和受到埋没。在这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艺术家中,有一位对中国艺术教育和油画事业默默做出贡献的杰出艺术家,那就是吴大羽先生。1930-1940年在西湖国立艺术院执教的青年艺术家中,吴大羽十分引人注目。这位莘莘学子从法国留学归来,对欧洲古典和现代油画造诣颇深,怀着在中国发展油画艺术的宏大志愿,和同道们聚集在西子湖畔,团结在他们尊敬的林风眠先生周围。应该说,以林风眠为代表的这一群有远见卓识的艺术家,是正在觉醒和奋进的中国所非常需要的精英分子。他们同舟共济,和贫困、愚昧战斗,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把国立艺术院办得有声有色。当我们整理20世纪中国美术史时,发现有那么多杰出的艺术家曾经在西湖国立艺术院受过教育,后来为中国艺术的繁荣贡献力量。对此,我们对林风眠、吴大羽等先辈崇敬的心情油然产生。虽然,抗日救亡战争使他们的理想受到挫折,使他们的才能难以充分施展,但是,他们对祖国艺术教育事业,对自己执着追求的艺术理想,始终没有动摇过。他们对新中国的建立也满腔热忱,并希望有所作为,奉献自己的才艺。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未能如愿以偿,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处于“边缘地位”做自己的艺术探索。在林风眠和吴大羽晚期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们内心的愤慨和对人生的感叹,可更多的是他们对祖国、对自然的爱,对艺术的真诚与执着。他们的名字始终和“探索”、“创造”联系在一起。在无穷尽的艺术探索和创造之中,他们享受着人生最大的快乐。贫穷、寂寞以至一些肉体与精神的折磨,在他们心目中的艺术天堂里显得无足轻重。他们似乎是按上帝的旨意来到人间背负艺术这座十字架的,用自己的辛劳和牺牲来唤醒社会、唤醒人民大众来对艺术的认识和理解。
林风眠先生从欧洲归来不久,曾踌躇满志地发表不少文章,论述古今中外艺术,探讨和阐述艺术原理和规律。其中有篇文章说,世上有两种类型的艺术家,一种为人生而艺术,另一种为艺术而艺术。他用西方人普遍接受的观念来解释这种现象,说明他们各自不同价值取向,以及他们存在的理由。他以为,社会和大众对艺术有不同的需求,艺术家们也有不同的才能和气质,产生不同类型艺术家是一种自然现象。这两种类型艺术家无高低、优劣之分,因为他们同样有益于人生,有益于艺术。前者,即为人生的艺术,实际上是指取材与社会、与人生功利直接有关的艺术,它们能推动人们参与社会变革,促进社会进步;后者,即为艺术的艺术,专注于艺术语言的探索与表现,其主要目的是用艺术来陶冶人们的情操,启发人们的智慧,提升人们的精神境界。在艺术史上,确实存在着上述两种艺术潮流,尤其进入近代,两种趋势更为明显。当然,社会和时代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做出自己的选择。在抗日救亡的1930-1940年,中国需要直接为政治、为大众服务的艺术,是时代的选择,无可厚非。“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受到冷淡以至批评是可以理解的。当然,需要指出的是,林风眠、吴大羽等人,并非是“为艺术而艺术”主张的鼓吹者和实践者,他们早期也创作过描绘社会大众生活的作品。但是他们对艺术的态度比较开放,他们相当关注艺术形式。当社会发生急剧变革时,他们一时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他们仍然按照他们对艺术的理解,默默地做自己的艺术创造。大羽先生画了许多静物,他沉醉于色彩关系之中,沉醉于写意和抽象的表现语言之中,沉醉于如何将客观物象之美与自己的主观感受融为一体并诉诸于艺术之中。就纯艺术探索而言,吴大羽是油画形式语言探索的先驱者。如何极大地发挥油画语言的艺术感染力,如何将中国传统艺术运用线的能力,特别是中国的写意观念与手法,运用在油画中,是吴大羽一直关注的课题。数十幅、数百幅写生花卉和其他静物的画作,每幅都有自己的匠心,都有独特的境界。读这些作品,我们会异口同声地称赞:“这简直是大写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