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算不如天算


□ 阿 D等

人算不如天算图片1
我一直在想,“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如果倒过来说成不成立。如果成立的话,《红楼梦》里那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以及成语中相关的“百密一疏”,就不会有什么人引用了,如果成立的话,“人定胜天”肯定是地球人最豪迈的一句口号。
就像我不相信“人定胜天”一样,我对“天算不如人算”同样也持否定的态度。在天人较量的天平上,尽管我在人那一边倾注了无限的情感,但理智却清楚地告诉我,人与天是无法较量的,他们不是一个等级。
这里的“天”,可以从本意中引申出诸多含义。它可以是自然,是代表自然法则的被人赋予了生命的神,也可以是具有神性的偶然和不测。人算得再精密,偶然和不测也是无法预料的,换句话说,你可以机关算尽,但“无常”一旦产生,你再缜密的计划,都将终亏一篑。
《红杏出墙》似乎就在有力地证实着我的观点。
加米尔是黛莱丝的老公,洛朗是其朋友,洛朗和黛莱丝互相看上了,黛莱丝红杏出墙。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要我说,朋友妻,恰恰最可欺。我说这话并不代表我会对朋友妻做什么不妥之事。事实上,打着朋友的幌子,图谋朋友的妻子,这是品行不正而又颇有手段的好色男人在麻将桌下就可以搞定的事,这样的事,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得还少吗?
如果不是朋友妻,我们又怎么会接触到?不接触到,异性相吸的男女之事又怎么发生?所以,不欺朋友之妻,就没得可欺了。这是数学概率,是天算,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
跟天底下所有戴绿帽子的男人一样,加米尔当然愤怒万丈、义愤填膺,但他还是采取了忍让的态度,决定带黛莱丝走。加米尔也只有这样做了,假如他能打得过洛朗,他又何必要跑呢?换言之,洛朗要不是在体魄上比加米尔强,黛莱丝又怎么会看上洛朗呢?所以,存在都是合理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只采取符合自身特点的行为。
“三十六计走为上”的妙处,是回避矛盾。矛盾有时是需要回避的,特别是当矛盾无法解决,而且解决的结果注定是悲剧的情节下,回避不失为一种方法。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也是这个意思。然而,已经偷了腥的猫儿会放弃到手的猎物?如果放弃,那也是违背猫儿本性的事。所以,洛朗开着卡车(他是卡车司机)追来,终于在中途的某一站上了火车。
在火车包厢里,洛朗找到了黛莱丝。其时,加米尔已经睡着了,洛朗向黛莱丝使个眼色,黛莱丝就走出包厢,俩人在一个僻静处拥抱接吻。
加米尔一觉醒来,不见了妻子,便走出包厢寻找,结果把他们逮个正着。两个男人少不了争吵起来。洛朗火气一上来,竟把加米尔推出车厢。加米尔就这样摔死了。
接下去便是洛朗和黛莱丝隐瞒事实,让人觉得加米尔摔死是一起偶然的事故,甚至铁路公司还要向黛莱丝赔钱。然而,有一个人找上门来,他便是出事那天与黛莱丝同坐一个包厢的某退役军人。显然,他是一个勒索者。
勒索者索要五十万法郎,否则,他便把事实的真相告诉警察局。黛莱丝与洛朗权衡利弊,决定还是拿钱换命。勒索者没想到会那么容易拿到钱,他甚至想到自己会由此丧命,所以他把检举信特意交给了旅馆服务员,交代她如果他没有按时回来,她就把信寄出去。
勒索者得到了钱,那封信当然不用寄了,洛朗和黛莱丝从此也安生了。但是,天算的事情发生了:一辆卡车开过来撞死了勒索者。那封信当然得寄出了。于是,灰暗的城市上空响起了警车的警笛……谁会想到勒索者在节骨眼上会死?这是天算,人算不过的。

绝望,所以疯狂——《末班车》
阿 D

反映二战题材的影片,我看过不少,记忆中也存留了不少优秀的篇什。《末班车》给我的印象,虽没有强烈的震撼,但主演罗密·施奈德的那双眼睛,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想里,挥之不
影片描写的是逃难,这是比较特殊的视角。一群法国人坐上了逃难的火车,朱利安拖家带口也在其中。按照规定,妇女和儿童坐正式车厢,男人们坐货车厢。朱利安把女儿和怀孕的妻子安顿好以后,来到车尾的货车厢。车厢里有两个女人:一个自称看别的女人烦,自愿坐货车厢:另一个默然无语,目光忧郁。这个沉默的女人引起了朱利安的注意。
人算不如天算图片2
火车不知目的地朝着一个方向开去,时不时地有德军的飞机前来轰炸,车厢里的人少不了受到惊扰,沉默的女人终于也开口说了几句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