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水贝


□ 卫 鸦

  1
  
  到了巷子尽头,马遥才觉出情况不妙。横在他前面的是堵墙,后面是个男人,他站立的地方一下子被逼成了死角,最要命的是腰上还顶着一样冰凉的物件。不用看他也知道,那是把质量不错的匕首,刀柄被男人死死攥在手里,刀锋紧贴马遥的肌肤,寒意袭人。马遥哆嗦一下,自信心突然间被卸去了。他对冷兵器天生就有一种恐惧感。
  如果没有这把匕首,马遥自信对付这个男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这家伙比他矮了半截。他在读高中时练过拳击,按他以往的经验,对这样弱小的对手,只要三拳两脚就能让对方趴下。对着这么个人,马遥自忖无须防备。
  他就是这么上当的。从火车站出来之后,矮个子男人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了。“老乡,休息吗?”男人像个幽灵一样闪到马遥面前,声音怯生生的。“很便宜,一晚三十块,床是新的,干净,有专人打扫……”男人袖着双手,向马遥介绍着,怎么看都不像坏人。
  马遥站住了。从湖南到深圳,浓缩在地图上只是一根手指的距离,在火车轮子下面却被无限地放大了。咣当咣当折腾了一整天,下车之后,连骨头里都是疲惫的声音。房间和床,对马遥来说就是天堂。在火车上的时候马遥就想,对他来说,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下车之后能有张床,然后是有个女人。床是好东西,再苦再累,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力气就找回来了。女人也是好东西,这一点前不久马遥才从水贝身上感受到。
  水贝是马遥的女朋友,两年前来南方。在马遥看来,这女人生性善忘,一转身就成了陌生人,两年间杳无音讯,就像是被风吹走了。那时马遥心里有些怅然,他跟水贝从上高中开始认识,直至后来的相恋,交往的过程犹如跑了一场马拉松,然而直到水贝去了南方,他们之间最亲密的动作,无非也就是搭搭肩,牵牵手。有人劝马遥,趁早把水贝睡了,免得节外生枝。马遥也想,但水贝不让。
  水贝去南方之后,马遥也去过一次,去了之后没找到水贝。那次他围着深圳这座城市转了一圈,又回了家乡。
  年前的时候,水贝回去了。见面的时候,水贝完全变了样,她似乎不认识马遥了,看到马遥的时候,目光既陌生又坚硬,就像是粘满了油,一闪就从他脸上滑了过去。马遥的火气就来了。这天晚上,他将水贝堵在了房间里,他沉默着将水贝扳倒在床上。再后来,情况就反过来了,等马遥被水贝亢奋地拽进她潮湿的身体之后,他惊讶地发现,水贝原来是个精力旺盛的女人。这时候马遥才明白过来,在南方的这两年,水贝身上最大的变化不是来自外表,而是由女孩变成了女人,南方的水土将水贝养熟了。这么想着的时候,马遥肚脐下面立马有了反应,他赶紧把衬衫拽出来罩住突兀的裤裆,这一拽就给了矮个子男人机会。
  “憋急了吧?”男人压低声音问他,目光缠住马遥的裆部。他说:“我那里有妹妹,十六岁的。”
  “什么妹妹?”马遥疑虑着问。
  “真不知道是还假不知道?”男人笑了起来,他向马遥介绍,“就是陪人上床的那种,一百块一次,便宜你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