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剧《原野》历史评价及其他


□ 明 言

  创作完成并首演于1987年9月北京举办的第一届“中国艺术节”上的歌剧《原野》(万方编剧、李稻川导演),是作曲家金湘第一部确立个人在全国影响力(乃至世界知名度)的中国当代新歌剧力作。
  早在1985年的时候,戏剧导演李稻川以对艺术的极大热情感染了被“解放”出来不久的作曲家金湘,他随即改变了原来的创作计划加入到歌剧《原野》的创作群体中。经过整整一年的创作,完成了歌剧的剧本、总谱。作品诞生以后,李导演又到处游说,寻找演出单位。李稻川的热情感染了当时的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乔羽,他随即接受了这部歌剧的首演任务。
  
  一、作品简析
  
  歌剧《原野》的剧本,由曹禺的女儿万方根据著名剧作家曹禺的同名话剧名作改编而成。原作深刻地揭示了20世纪初叶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社会中人际关系的尖锐矛盾,社会危机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剧中只有六个人物角色,其中仇虎和金子是核心人物。戏剧围绕着“仇虎复仇”这个故事主线展开,跌宕起伏的矛盾冲突以“失落”、“爱情”、“复仇”、“毁灭”四幕结构形式展开。
  与话剧版的《原野》一样,歌剧版的《原野》也是一部戏剧性能量极强的作品,曹禺原作和万方改编剧本的戏剧能量,为作曲家的音乐创作提供了宽阔的艺术空间。在戏剧进行中,作曲家充分地运用音乐的手段来推动剧情的发展。在“序幕”中,作曲家以合唱队“哭喊”的音响形态,营造仇恨的典型环境,乐队则以建立在全剧中心和弦基础上的大七度、小二度的持续音,烘托这种氛围。之后,建立在中心和弦基础上的贯穿全剧的基本主题,做出了完整的呈示。这个主题采用复合调式写成,情绪悲凄、徐缓、压抑,是对广袤原野大地的表现和对主人公悲剧性命运的由衷感叹。在戏剧的进行中,由中心和弦派生出来的基本主题,在全剧中不断以各种变形的方式呈现出来,小二度、大二度、增四度、减五度等极具戏剧性张力的不协和音程,为基本主题的变形呈现和主要人物的唱段提供了基本音乐构成材料。
  众所周知,歌剧的咏叹调是推动剧情发展、刻画人物形象的基础手段。衡量一部歌剧是否成功的基本标志,就是能否产生几段使人入耳人心的咏叹调。歌剧《原野》做到了这一点,作曲家为主人公仇虎和金子设计的咏叹调就在剧中起到了深刻塑造人物形象、烘托戏剧气氛的作用。在咏叹调的写作中,作曲家充分运用自己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学到的西方民族、浪漫歌剧创作手法,被“解放”出来以后自修的现代歌剧技术手法,在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师从吕骥从事民歌收集、整理时学到的民族音乐发展手法,将之有机杂糅,写出了一系列风格鲜明、色彩独特、广为传唱的经典咏叹调。诸如:男主人公仇虎在第一幕中演唱的《焦阎王你怎么死了》,是主人公对个人深仇大恨的集中表述,以及对剧情发展的基本铺垫;仇虎在第二幕中初步呈现、并在第四幕全面呈示的《你是我,我是你》,是对他美好爱情的真诚袒露,对感情冲突的进一步展开提供了矛盾基础。女主人公金子演唱的咏叹调《哦,天又黑了!》的音乐材料是从序幕的旋律中提炼出来的,作曲家在做出了一定的艺术加工以后,使之成为一段女主人公的核心咏叹调,在这里金子对仇虎无限爱恋之情、对焦家的极度仇恨的内心情感,均被淋漓尽致地刻画、演绎出来;金子另一首重要的咏叹调就是第二幕中的《啊,我的虎子哥!》,这是金子在与旧日爱人意外相逢以后喜出望外真挚情感的表达;金子的另一首咏叹调《漫过那山头的是红高粱》采用了富于田园风格的素材写成,作品再度表现了金子对仇虎的无限深情和对美好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