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生


□ 王 松

梅生
王 松

梅生初来我们这里时,就引来一街人的目光;那是一个下午,她穿着一件浅地碎黄花的布拉吉长裙,样子虽然有些忧伤,却将一条街都映得亮起来。我们这条街叫柳荫街。每到夏天的傍晚,街上就会坐满乘凉的人们,当时大家都很奇怪,搞不清大虎是从哪里带回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大虎在邮电局工作,过去只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但自从他成立起“绿色邮递造反队”,经常率人在街上集会或张贴大字报,名气就一天天大起来。
那时通讯还很不发达,不要说互联网,连电话也不普及,人们要联系只能靠信件。因此邮递工作也就很繁忙。邮递员都是穿着绿制服,骑一辆挂着鼓鼓囊囊邮袋的绿色自行车,每天在大街小巷里匆忙地穿来穿去。灵巧得像鱼。大虎的父亲当年也是邮递员,大家都叫他尚师傅。柳荫街上的很多人都曾见过尚师傅当年送信。他由于长年骑车走街串巷,车技也就极为高超,无论多窄的路都能像杂技演员一样穿行自如,两个车轱辘就像长在了他的身上。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一天下午被汽车撞死了。当时尚师傅是去送一封加急快信,骑车也是快了一些,刚刚一上大街就见迎面有一辆旅行轿车飞驰而来。他连忙躲向路边。但为时已晚。那辆旅行轿车竟比尚师傅更慌张,车头晃了几晃就猛地一下撞过来。尚师傅立刻被撞得腾空而起,一直飞出很远,又砸破路边一家商店的橱窗才落到地上。事后据亲眼目睹了这起交通事故的人说,当时尚师傅还没有断气,也就是说,倘若及时抢救还是有希望的。但这辆肇事的汽车只是停下看了看就又急驰而去。事后大虎才听说,那辆旅行轿车是拉着一个医生要去哪里抢救什么病人,时间很宝贵。但大虎搞不懂,那个医生要去给看病的那个病人生命宝贵,难道自己父亲的生命就不宝贵了吗,他们怎么可以为了去救一个人,就置另一个人的死活于不顾呢?大虎想,如果他们当时把车停下来,哪怕将父亲一起拉走,待抢救完了那个他们要抢救的病人再来抢救父亲,或许父亲都不会这样白白的死掉。但是,他们竟然就这样扔下父亲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了。那时大虎还在上中学。他从很小就已没有了母亲,家里只有他和父亲一起生活。现在父亲这样一死,他也就失去了生括来源。
于是,大虎只好提前退学,去邮电局接替父亲当了一名邮递员。
大虎似乎天生就具备当邮递员的素质,不仅记忆力很好,对各种业务也熟悉得快。柳荫街上的人渐渐发现,大虎骑车的技术竟比他父亲更加精湛,简直出神入化。曾经有一次,他送信时遇到一个老人患了急病,他情急之下竟将这昏迷不醒的老人背到身上,然后空着两个车把就一路飞快地骑去了医院,连当时站在街口指挥交通的民警都看得目瞪口呆。但是,大虎对父亲的死却一直耿耿于怀。当初那辆肇事的汽车并没有逃避责任。事后很快就去向交管部门投案,讲明这辆车是属于一所大学的,他们当时确实是有急事。但大虎始终怀疑,这件事应该与附近的柳荫街卫生院有关。因此后来,当他成立起“绿色邮递造反队”,采取的第一项革命行动就是冲进这家卫生院,将这里的一切都砸得稀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