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子


□ 罗时汉

艳灵是半年多以前租住这间房子的。当时她从一家公司跳槽了,从网上得知有一家电脑培训学校差老师,她就搬过来了。租赁的这块地方不知是什么时候乱搭乱盖形成的,为城建规划所忽略的死角。它离培训学校不远,价钱便宜,每个月一百块,当时还承受得起。一个人活着其实跟死了一样,可以最低限度到有个仅能躺下的容身之地,哪怕连腿也伸不直。所谓床是房东提供的,床脚用两只长条凳撑着,一只长条凳还只能八字形斜着靠墙放,不然就打不开门。床是三块木板拼的,不足一米宽。硬硬地贴着脊背。所以,她的辗转反侧只是翻烧饼似的原地动弹。有一回,她硬是从床上跌到了地上。她很感谢那次跌倒,因为恶梦中的那只狗追得她差一点把心脏跳出来。真可谓卧薪尝胆啊。
扳起指头算起来,这可能是艳灵的第十三四个住处了。七年前,她因12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又没有钱去湖大读成人自修班,就在镇变电所里上班。她的一个初中辍学的同学张莉介绍她到汉口一家餐馆来打工,她就来武汉开始了流浪生涯。那时她就住在航空路一家名为知青餐馆的后面,八个人一间,夏天有台吊扇呼呼地转。一年多的时间,她从端盘子的服务员干到收银员,那个餐馆却垮了。她利用积蓄经过电脑培训学会了打字,就到区人才交流中心谋到了一份职业,在公司一楼茶水炉和厕所之间的一间小暗房里住过半年多,又热又臭可想而知。但比起流落街头还是很令她满足的了。离开那个公司后,她开始了花钱租房,往往是工作在哪房子就租在哪,这样可以省得坐车的花销。住得最短的地方是在腰路堤,那是因为男房东的骚扰,她住了一个星期就搬走了,白付了一个月的房租。住得最长的地方是在王家湾,那是在路桥公司上班期间。不是突然要取缔一些收费站而被裁员,可能她还要一直住下去,换地方是最麻烦的事了。
艳灵一般是通过网上找到租房信息的。刚开始她没有经验去找中介。交了八十块钱,中介带她去看房。看了三处,只有一间是空房,但是一个地下室改的,一进门里面还跳出只猫来,吓了她一跳。这么潮湿阴暗怎么能够住人呢?关死囚还差不多。一处本来就满满当当地住了一家人,那家说你要租我们就搬出去,然后开出个天价,叫你不能接受。显然是个笼子。还有一处房子倒不错,里面也住了人,一个男的,要她作“团结户”。她问“团结户”是什么意思。中介说,你们各睡各的房间。那怎么方便呢?那太方便了,男女搭配嘛,你们总是要住到一起的。艳灵脸色变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真是的。按照那家中介所的规定,凡挑了三家不满意责任就在顾客,中介将提供新房源,但你必须每看一次房再另交二十块钱。这不是明摆着坑蒙拐骗吗?艳灵忍了一口血在心里,再也不敢找中介了。网上找房可以免一笔中介费,但有时也难逃厄运。那还是艳灵二十三岁的时候,在黄浦路附近找了间房子。住得好好的,一天半夜突然有人砰砰敲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就被一脚踢开了,进来两个公安要把她带走。等她出门一看,巷子里头关着一串人,都是附近发廊里的小姐。她们一个个被推上了敞篷车拖到一个地方审查甄别。轮到中午审讯她时,一个警察朝她屁股狠抽了一棍问她是不是鸡,她当场就疼得倒下了。这不是天大的冤枉吗?她哭着说,我没化妆,我穿着工作服,我有男朋友,你们抓错人了。我还要上班呢,不上班一天要扣二十块钱。警察说,那你就找个人保你出去。艳灵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小季的呼机,她想他一定会马上来救她。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警察转来后说,你撒谎,这个人说不认识你,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他怎么会这样说呢?艳灵不相信,他昨天还跟我见面了,他叫季志东,黄陂横店人,我还到他家去过,他家兄弟三个他是老幺,他在红桃公司上班……艳灵快急疯了,她把提包里的东西都哗哗地腾到地上。你们看,这是我的身份证,自修大学学生证,还有单位存衣柜的钥匙牌牌,你们要是不让我走,我就死在这里。说着,可怜的艳灵真的就去撞墙,被警察一把拉住了。那警察说起来还是她的荆门老乡,动了恻隐之心,放她走,也没叫她交罚款。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他真是你的男朋友怎见死不救呢?这样的人你还要跟他交往下去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