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拈花微笑


□ 安 然

拈花微笑
安 然

艾力克斯和布琳都吃素,美国人的缺少变化我算是领教了。
先后和艾力克斯吃过两次饭,每次他点的都是油淋茄子、素炒芽白、素炒香菇。这还不算,他的学生告诉我,他们这种周三聚餐的形式持续了很久,艾力克斯从来都是点这三个菜!饭是在井冈山学院的小饭馆吃的,便宜,六七个人吃下来三四十块钱吧。艾力克斯是这个学院的外教,年轻而俊朗,蓝色的眼眸干净如洗。到中国才半年,普通话却下了功夫学,至少交流起来能让人很明白他的意思,而且发音还算标准。
小饭馆门前有块空地,空地旁边有几棵大树,树下摆了几张小饭桌。我们每次都坐在最靠外的那张。春天的阳光透过树叶碎碎地洒在小饭桌上,洒在桌上的五六样菜肴上,饭局进行得很愉快,然而没有我们中国人平常饭局的那种平俗的张扬和热闹。吃素的艾力克斯个子细高,他坐在那里认真而投入地挑吃油淋茄子的样子,对我们竟是一种压迫:面对一个只吃油淋茄子的人,我们就像是面对了一溪清水,不敢也不忍制造出油荤搅了清洁。于是,每个人的吃相都斯文得不行。席间,艾力克斯会用中文聊一些简单的话题,语速自然是慢慢的,害我不得不也用减了的语速和他对聊。如果问答间话长了,或内容深了,我会加快语速,而他也会换成英语,这样一来,让我们相互明白的只有他的学生了。
布琳第一次没来,她在市中心一所中学任教。路远,中午不回来。第一次是三月的一个周三,我因报纸的一个栏目需要去采访艾力克斯,先是在课堂上听了他的两堂课,下课了我提出中午一起吃饭,结果是他的一个学生付的账。
吃过饭,对艾力克斯的采访就开始了。他的汉语比我的英语强很多,但要顺利把采访完成还是有困难,于是他的一个瘦高的学生留了下来,帮助我们翻译。当然,他也提到了女朋友布琳。这样,通过报纸,我把艾力克斯和布琳的故事告诉了很多人。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艾力克斯和布琳是仅有的六个老外中的两个,所以,我不能否认也无法肯定,写他们,是否有赚读者眼球的嫌疑?
不过,有一点是我不能告诉公众的,那就是,吸引我写艾力克斯的,是他那像溪水一样干净的眼神,以及像阳光一样明朗的笑容。一句话,他的身上有一些我在素常的生活圈子中看不到的东西。在我的周围,我看到的,总是疲惫、麻木、消极、怠慢,生命中有一些腐朽的气息弥漫在相互之间。春天一个接一个地来了又走了,而我看到的人们,很少有人心里还能长出绿意,一些人永远只活在深秋,另一些人则永远活在冬季。
我是一个拒绝热闹的人。一定要交际,吸引我走近陌生男女的标准只有一条,就是看他们的气质是否干净新鲜,友善简单。
认识艾力克斯是在李阳的一个大型英语讲座上。几千人的大剧院里,他硬是闯进了我的相机镜头,职业的敏感性让我走近了他,突如其来生出一个采访提议,没想到他愉快而大方地答应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