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婚姻


□ 陈玉龙

●陈玉龙

  姆妈,姆妈,你走慢点呀。听到女儿在后面不住呼唤,满菊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机械地朝前走着。过了那座山,就可见到宽阔的公路了,就可见到来往的车辆,其中有一辆客车上就会下来她要等的那个人了。满菊没有了当初接到电话时的那种惶感,但心绪还是有点乱,看看身后跟着小跑的女儿,心中的怨恨渐渐占了上风。

  在一道山岭上,女儿终于跟上了满菊,女儿的小手紧抓住满菊的手,喊道:姆妈,歇一会儿吧,我走累了。满菊这时才细看了一下女儿,见她满面通红,浑身汗水,才停住步子,说:就歇一会儿。立马坐在路边的一个石块上。女儿一屁股坐在地上,连着喘气。女儿只有六岁,难得她能跟着走七八里山路。刚喘完气,满菊又站起来,女儿没起身,满菊狠瞪了女儿一眼,说:你不走可以,坐在这里等着喂狼。女儿吓得一下跳起来,赶紧抓住满菊的手不放。满菊只好拉着女儿的小手。

  好在前面不远就是公路,满菊牵着女儿的小手站在那块遮雨的站台下望着来来往往的车子。女儿嘴里不得闲,不时地问姆妈姆妈我们等谁呀?满菊并不回答女儿的提问,或者说不愿意回答女儿的问题,只是眯起眼盯着过往的车辆。终于有一辆大客车在站台旁停下,三三两两下来几个人,最后一个下来的是拄着拐杖的九毛。

  这个人就是满菊跑了这么远的山路要接的人。他是满菊的丈夫,小花的爸爸。

  小花不认识这个男人,小花离得远远地惊望着姆妈扶着的男人,大声喊:姆妈,我们不要跟他走。满菊回头对女儿说:回去,跟上。男人倒有点惊喜地看着小花,对满菊说:小花都长这么大了?说着从身边的大包里翻了一阵,拿出一包花花绿绿的糖果,艰难地走到小花跟前,拿给小花。小花想也不想一下把糖果丢在地上,说:我不喜欢你这个拐子,我不吃你的东西。九毛脸上有些愠色,满菊拾起地上的糖果,交还给男人,说:走吧,回去再说。

  小花哭起来,小花哭着跟在他们身后,嘴里还不住喊:姆妈,你等等我呀。

  一到家,男人从贴身口袋里拿出一个存折交给满菊,说:都在里面。满菊坚决地推开了,说:那是你的命换来的,我不要,等过些日子,我们把事办了吧。男人听到这话,脸色很难看。男人说:菊,你就不能再原谅我一次么?满菊摇了摇头道:现在说这话迟了。男人忽警觉地问:你有了人?满菊眼睛并不看他,反问道:你五六年不回家,为什么到现在才问这个问题?男人绝望地看着女人,问:小花怎么办?女人说:小花还是你的女儿吗?她为什么不叫你爸爸呢?这事还要问吗,当然跟我。

  小花早跑出去玩了,满菊下厨房给男人做了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在他跟前,九毛尽管很饿,但他并不急于对面前这个诱人的食物下口,他艰难地移动身子,突然一把抓住满菊手臂,粗重的气息吹得满菊心慌意乱起来。九毛语气急促,像刚刚下过的暴雨:到底是哪个?本来满菊还是有点心软,一听这话,便一把摔开男人的手,九毛差一点儿倒下,九毛恶狠狠地盯着女人的脸,声音更急了:说,是哪个狗杂种?满菊不理,转身往厨下走去,男人晃动着一只腿,像饿狼似的嚎叫:到底是哪个,菊,你就不能告诉我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