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风嫁 [原载《十月》2012年第4期]


□ 刘庆邦

  一

  米东风暂且收了外出的心,在家旦坐等人们给她介绍对象。好比一架风筝,爹当年把她放了出去。风筝风也乘了,天也上了,系风筝的线却还牵在爹的手里。爹说一声收,就把风筝收了回来。米东风意识到了,她的命运面临着一个新的啭折。至于往哪里转,恐怕还是一个未知数。还拿风筝作比,牵风筝的线虽说没有断,但这风筝不是哪风筝,今日的风筝与往日的风筝已无法相比。不管风筝飞碍再远,放得再高,迟早是要落在地上的。这是不是她米东风的宿命呢?

  米东风哪里知道,爹为她张罗着介绍对象,从年前就开始了。过年是一个好时机,因为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从外边回来了。现在于什么都爱拿资源说事,米廷海也把资源的说法学会了。拿搞对象的事来说,两方面的资源必不可少,一方是男孩子,一方是女孩子。平日里,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在外地打工,本地的资源就无法实现对接。过年时,两方面的资源都回来了,对接就有了机会。米廷海瞅准时机,旦早就行动起来。他穿上新衣,围上新围巾,戴上新帽子,把自己收拾得像一个过景的新郎官一样。他在两个口袋里都装了名牌子的香烟,看见熟人,就把香烟递上一支,跟人家拉一会儿话。他并不是一上来就说到他闺女,就让熟人给他闺女介绍对象,那样会显得太直白、太急切,好像他的闺女嫁不出去似的。他把主题隐藏着,先说些别的话,问问人家孩子的情况,等熟人问到他的孩子了,他才装着顺便把女儿米东风的情况说一说,托请人家帮米东风介绍一个对象。遇到这种情况,熟人一般是不拒绝的,香烟还叼在嘴上,并不取下来,嘴的另一边不耽误说好,好。每说一个好,嘴角就冒出一股烟。风一吹,烟就散了。米廷海清楚,这样托人给米东风介绍对象,别人当回事的概率很低,他托给十个人,能有一两个上心就不错。可是,米廷海不这样做又不行,有枣无枣打三竿,兴许能打下一颗枣来呢!他们这地方的规矩,给自己的孩子找对象,必须通过一个媒人。有媒人牵线,双方的父母才不失尊严,才有回旋的余地。没有省略媒人,直接给自己的孩子介绍对象的。若有人看上了一个小伙子,直接给自己的女儿介绍,不把人的嘴笑成兔子嘴才怪。

  年前的集市最热闹,米廷海愿意到集市上走一走。他关注的不是年货,而是从城里打工回来的小伙子。在平常日子,到镇上赶,集的多是一些老头和妇女。年集就不一样了,集上一下集中了不少生机勃勃的小伙子。那些小伙子穿得都很周正,神采都很飞扬,花钱也很大方。看到一个小伙子,米廷海就禁不住把人家打量一下,并把小伙子与米东风联系起来。赶年集使米廷海的信心增加,不少,他相信,满大街的小伙子,一定会有一个适合做他的女婿。

  米廷海除了广泛地托人为米东风介绍对象,他还有目标地做一些打听工作。打听到邻村谁家的儿子还没有对象,年龄又和米东风相仿,就专门托人,找上门去,为米东风牵线。张庄有一个张小伙,大学毕业后却没有找到工作,东一头西一头在城里漂泊。米廷海认为张小伙对米东风来说是合适的,张小伙的学历虽说高一些,但找不到工作,挣不到钱,学历高有什么用!不料媒人跟张小伙的父母一提,差点被人家的父母赶了出来。张小伙的父母认为,这简直是对他们张家的侮辱,他们的儿子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娶米廷海的闺女做老婆。李营有一个李小伙,初中毕业就到城里打工去了,跟着姐夫在城里开大货车。米廷海在年集上看见过李小伙,李小伙手上戴着金戒指,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看样子钱挣了不少。只是李小伙的形象差一些,短胳膊短腿短脖子,却有一个大肚子。大学生攀不上,只能退而求其次,李小伙这样的也凑合吧。米廷海新托了一个媒人,塞给媒人两盒好烟。这个媒人对米东风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李小伙不会要她。只拿到两盒烟,媒人不会跑那个腿。媒人提出,让米廷海出一点中介费。媒人说: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买地要中介费,买房要中介费,介绍对象不出中介费也不成。米廷海给了媒人一百块钱,说有情后补。媒人说:好事成双,你给个单数算咋回事!米廷海心想这个媒人手够长的,嘴上却说自己糊涂了,给媒人又掏了一百块钱。媒人越过了李小伙的父母,直接找到了李小伙。李小伙听说给他介绍的是米东风,立即哈哈大笑,就差把人嘴笑成兔子嘴。媒人指着李小伙,说看把你小子乐的,你说吧,你怎样谢我。李小伙说:我还谢你呢,不甩你两个嘴巴子就算不错。媒人说:米东风技术一流,你要是娶她做老婆,她一定能把你的硬柿子伺候成软柿子,再把软柿子伺候成硬柿子。李小伙说:听你这样说,你是不是把米东风的技术领教过了。媒人哎了一声,说不要瞎说,我是受米廷海之托,来给你介绍对象的,同意不同意,你说一个准话,我好跟米廷海交代。李小伙说:你就这样跟米廷海说吧,我要是在城里碰见米东风,老乡见老乡,玩一把还可以,想给我当老婆,滚她的十万八千里去吧。媒人说: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可以向米廷海交差了。

  媒人给米廷海留着面子,并没有把李小伙的原话学给米廷海,只说李小伙不同意就完了。米廷海没有细问李小伙为什么不同意,更不敢问李小伙说了什么话,他怕自讨没趣。他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米东风是个好孩子,好孩子。至于米东风在城里做的是什么样的工作,米廷海是明白的,但他从没有问过米东风。他怕伤了女儿,也怕伤了自己。他所能做的,就是使劲欺骗自己。欺骗自己可以,哪怕把自己骗得自己追着自己的尾巴转,都没人管他。想骗别人就不那么容易。花开不能在屋里开,花只能在太阳底下开。一朵花是黑,还是白,十里八里的人谁不知道呢!连托两个媒人给米东风介绍对象都不成,使米廷海的紧迫感又增加了几分,也促使他继续下调给米东风找对象的标准。反正他下定了决心,坚决不许米东风再外出了,千方百计也要给米东风找一个人家。人说世上的路有千条万条,他给米东风找不到别的出路,好像只有嫁人才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分享:
 
更多关于“东风嫁 [原载《十月》2012年第4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