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世“六妻之夫”


□ 沈银法

  隋朝末期,民生多艰。流落在江北的古子良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职业,在一个县城里当塾师。这天放假,古子良出去玩了一下。他刚返回私塾,忽然一个姓陆的学生跑来,说是父母请先生去家里喝酒。
  古子良心中一惊,按照经验,主人家突然请塾师喝酒,一般是要辞师了。他满怀不安,来到陆学生家,只见陆学生父母在门口迎接,将他引进室内落座。酒过三巡,学生的父亲才郑重地开口:“古先生啊,你今天上街,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情况?什么情况?”“就是……有没有看见官府告示?”
  主人这一说,古子良立即想起来了。今天他在街头正逛着,突然听到人声鼎沸,有人喊着城墙那边贴官府告示了。古子良随着人群前去,一看告示,原来是皇宫宣布要大选美女了。
  “古先生对此事,有何看法?”主人家低声地询问古子良。古子良皱着眉头,很想将胸中的愤懑吐出来,但又拼命忍住了,只苦笑一下说:“我是漂泊之人,承蒙诸位主人家看得起我,让我当一塾之师,教授令郎令女,我深怕有负各家,只想埋头干好自己的本职,对于世事已是无心关注了。”主人听得出他是言词谨慎,就诚恳地说:“古先生不必多心,我们今天请你来,是把你当自己人看待的,希望听听古先生的肺腑之言。”话说到这个份上,古子良十分感动,他一气喝下三杯酒,才慷慨陈词起来。说到激愤处,古子良差点哭出声。
  古子良的心中确实积着无限悲愤。他本是江南人氏,是随父亲做官到达江北的,没承想两年前父亲突然莫名获罪,被炀帝下令处死,所有家产被充公。古子良从一个公子哥差点沦落为街头乞丐。他对残暴的炀帝分外憎恨。如今听得昏君要广选天下美女,更是怒发冲冠,借着酒劲,忍不住将昏君大骂一通。直到看到主人夫妇吃惊的眼神,才猛醒过来,连忙向他们致歉,说自己太冲动了。
  然而主人夫妇并没有见怪,连说古先生言之有理。此刻,主人给他斟满酒,郑重地端起杯:“古先生,请满饮此杯,我们夫妻,还有事相求。”一听有事相求,古先生连忙站起来,请主人尽管吩咐。主人夫妻嗫嚅良久,才说出了他们的一个计划。古子良听了,顿时目瞪口呆。
  原来,主人家有一个大女儿,年方二八,虽养在深闺,但艳丽之名早已在这一带传播,夫妻俩爱如掌上明珠,本来期待能嫁个好人家,但如今猛然遇上皇宫选美,想想女儿如果被选上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刚才他们计议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女儿许配给古子良。
  “这这……恐怕不好吧。”古子良连连摇手。他是有自知之明的,并没有半点窃喜,反而十分紧张。“我是落魄之人,如今上无片瓦遮雨,下无锥地立足,如果不是诸家主人收留,跟街头乞儿无异。令女虽非官家千金,但也是你们富足人家的小姐,我是没有半点资格配得上的。”“古先生啊,你这些话说明,我们没有看错人。其实,我们求你答应这事,也是有条件的。”“哦,什么条件?”“说了,你不要生气。我们只是……给女儿一个名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