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退税


□ 邓宏顺

邓宏顺男,湖南辰溪人,现就职于湖南省怀化市文联。以中篇小说创作为主,作品散见于《收获》、《中国作家》、《芙蓉》等杂志。
饭还没有完全咽下喉咙,集合的哨声就像长长的钢链从干部们的耳垂上拉过。
老余来得最早,衣冠楚楚地站在大门口抽烟。抽一口烟,想一会儿,笑笑。田野上的春风吹过来一件什么得意事儿落到他头上了?没有!只是今天高书记要带全体乡干部去千丘田村给农民退税。
老张也早早地来了,见老余那一身穿戴,就眼睛一亮,说,噫,老战友,你今天去哪儿领奖?
老余说,哪里有奖让我领呢!老战友这几年才领奖领上瘾了呢!
老张说,你不要老这么“猪尿泡”打人!
老余递一支烟过去,老张拿了,在老余的烟头上接燃抽起来。他俩同年入伍,又在一个部队里干,后来都是连级干部转业到这个乡里来。这种友谊没几人能比。老余管财贸,老张管农业,平时工作上配合得如同手足。那年到了稻草堆成糖葫芦一样的秋天,乡里集中干部下村收农业税,老余和老张各带一支队伍。老张大喊大叫,雷厉风行,再难办的“钉子户”他三斧头就解决,天天打胜仗,得表扬,拿奖金。老余轻言细语,瞻前顾后,老打败仗,挨批评,更与奖金无缘。于是,两人常到高书记那里评理。高书记把这叫“战友争端”,总是笑着说,要我给你们俩分是非?我还没有蠢到那程度!就这么和稀泥,老余也忍了。这两年,高书记还把老余及其人马合到老张部下,还说湄湾乡的工作少不得老张,好像他老余就可有可无。老余个别找高书记较劲,说老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敢于捉猪担谷抬电视下瓦片嘛!这是强盗土匪都能做到的事!高书记批评他说,你怎么这样说话呢?像千丘田这样的穷村,收税时没有老张去捉猪担谷抬电视下瓦片,行吗?可惜你还是管财贸的领导呢!他这是在帮你的忙哪!你能两脚踩在猪粪上捉猪吗?你能把别人的谷仓锁打烂担走谷子吗?你能在别人孩子的哭声中把电视抬走吗?你能在村民的刀斧下爬上屋脊下瓦片吗?你余天浩做不到!我高楚湘也做不到!我们俩一个毛病,不像老张那样,脑子里只弹一根弦,除了完成任务,他什么都不想。所以,我才经常表扬他,年年让他当先进。老余记住了高书记的话,但心里一直不服,于是,一有机会就用“猪尿泡”对老张进行打击。
高书记来了,两眼明显地长着看书累成的红锈。见老余和老张今天这么友好,又想起他俩平时的争吵,就意思复杂地笑笑,说,“战友争端”现在应该得到解决了吧!
老余也笑笑说,战友嘛,就是要战!
老张也笑笑说,战,就是打仗嘛!
引得大家都笑了。
老张没发现高书记今天的心情和往日有什么异样,老余发现高书记今天特高兴,而且明白高书记为什么这么高兴。老前年不收屠宰税,前年免收特产税,去年农业税也免收了。今天就要去千丘田退的就是去年的税。去年免收农业税的文件下来时,已经是做豆腐舂年糍的日子,乡里的农业税已经收上来入库了,所以,今年要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