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浙


  一个猝不及防的梦,让我走进已经忘却了的记忆。

  它像一束光一样从黑暗的窗口照进来,慢慢划过客厅、卧室,落在我的床上,再,慢慢地,落在我熟睡的脸上,然后,打开我的梦境,在深夜照着我一路前行,或是,引着我从时光之洞逆行。

  从那一束幽暗的光亮中,最先看到的是一个背影,一件乳白色衬衣,一条米色棉布裤,一双洁净的休闲皮鞋。我在幽暗深处,看着他像雕塑一样立在那儿。那是一家电影院,空空洞洞。看电影的人不是还没有来,就是已经回家。他雕塑一般,孤单地立在一束幽光中。我看着他的背影,仿佛看见了他脸上的表情,也如雕塑一样凝固,冰一样凉。我在黑暗里移动脚步,想尽快地接近他,尽快地接近那一束光。当我好不容易走近,那束光亮已经消失。我在黑暗里四处找寻,没有一个人影,四周死一样寂静,台子上白色的幕布也被黑暗吞没。我害怕起来,恐惧包围着我,想尽快离开这个黑暗的地方。后来我就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坝子,乡村的公敞坝。走着夜路来的,天上繁星闪烁,村上人正在看坝坝电影,坐在自家的矮板凳上,有的坐在地上。我也坐下,在黑压压的人头后面,看银幕上穿着军装的男男女女在夜空下晃来晃去。后来我就看见了他。他盯着银幕,并不知道我已经坐在他身边。我们像陌生人一样在乡村的夜晚看着坝坝电影。直到剧终。

  银幕上清晰地现出两个大字——剧终。

  

  我一直在找他。一直在找这个梦中人。

  有一年,我真的找到了。

  那是一个秋天,我拖着笨重的行李去一个山区采访,这个地方接近高地,汉人藏人都有。森林、高山、曲折的河流。剽悍的藏族小伙子,漂亮的藏族姑娘。县城座落在一个盆底,四面环山,走在冷清的街道,山上的树木仿佛是长在天上。天空虽然不辽阔,但很蓝。我在一家勘探单位的招待所住下,采访之余,每天在大街上看天看山看藏族小伙子藏族姑娘。很多时候,我的眼睛落在漂亮的藏族姑娘身上,趁她们不注意,盯着她们看。这个时候,我总是站在某个地方,而她们是游动的,或是从菜市出来,或是进商店,或是走在大街上。我站在某个角落,看她们的背影、侧面、正面。漂亮这个词,用在她们身上其实并不准确,她们身上的韵致,是漂亮二字不能涵盖的。漂亮只能用在那些有张漂亮脸蛋而无韵致的女人身上。韵致更适合她们,更贴切。尤其是她们那身异域的打扮,与我看到的大城市那些时尚的美过容的女人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紧身的高领毛衣,手工的绣着花边的青色藏袍。袍子不是整个穿在身上,上半截用袖子挽在腰上,露出整件或深或浅或艳或淡的毛衣。腰身以下,是半截合身的得体的袍子,衬托着她们高挑、苗条的身材。第一次看见藏族姑娘把一件传统的藏袍穿得如此别致。穿出如此的风情和韵味。更让人不可思义的是,那件绣着花边的藏青色袍子,怎么看都是很随意穿在身上的,尤其是上半截,很随意的挽在腰上,却是风情万种,韵味无限。便想起大城市,那些每天精心装饰,涂脂抹粉的女人们,刻意的痕迹一看便知,不知算不算漂亮?处处张显出不自然,和我看见的这些身着藏袍的姑娘,在审美上,有着千差万别。这个地区虽然偏僻,远离城市远离时尚,但这里的人们是爱美的,尤其是姑娘小伙。一件传统藏袍,藏族姑娘就能别出心裁穿出与众不同的韵致,自然随意时尚,可见她们在审美上是有创造力的,是花了心思的,但又保持着民族的传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