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年河东


□ 徐通福

我从小在南方长大,参加工作后,去西北出过一趟差,车行黄垅塬,走一路看一路,不是纵的横的干壑就是大的小的沟梁,站在黄河边,左边刮着呼喇喇的西北风,右边传来黄河浊浪粗砺的水击声。同行的人说,走遍天下路,还是家乡好,不愿做神仙,愿做南方人!出那趟差,对比西北的荒凉不易,更体验到南方的温润可人,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南方是什么?南方是柳岸荷塘月色,小桥流水人家,南方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北方哪里好比哟!
想不到时势比人强,十几年后,人们的观念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经济好转的南方人,酒足饭饱之后,纷纷跑到雪域高原、荒漠戈壁领略地老天荒的神韵,找寻四季分明的感觉。还有一些人,兜里攒够了买机票的钱,在完成冰雪之旅、戈壁之旅后,又乐此不疲地开始文化之旅。对南方人的北方情结,我深以为然,因为从文化源流上看,北方是中华民族的血脉之根,上升到审美与慎终怀远的高度,南方人需要北方、离不开北方。本质上,每个向往北方的南方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期望看到更多更具美感、更接近心灵的东西。
前年,我加入北方文化之旅。我去的是山西河东平原,在那里,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从古到今、从西到东一路走来,带着一腔豪气、一身厚重进入多情的河东大地,在此经久盘桓,浅吟高唱,谱写了一曲最辉煌、最为华彩的史诗。在河东腹地看黄河,给我的印象太深刻太丰富了——有时,她像性情刚烈的父亲,裹风挟雷,斩关夺隘,势如破竹;有时,她又似心绪郁结的少女,蜿蜒曲折,波澜不惊,只能听见其轻微的呼吸。到了芮城东南的神柏峪,创造力、破坏力同样巨大无比的黄河,再次展现出穿峡荡陌、一泻千里的无穷魅力,两岸群山耸翠,田园如画,当中一条黄龙从天而降,冲撞着、呼啸着裂岸而去,来不知何处,去不知何终,给到此观光的游人营造了一个极为广阔悠远的空间时间氛围。
有人说,假如把黄河流经河东这一段抹去,那么,黄河的辉煌和三皇五帝的历史都得重写。到河东走一趟,你会相信此话一点不假。
在河东的地幅上,分布在黄河两岸、与中华民族有关的历史遗存极为丰富。展开那张精美的旅游图,“黄帝战蚩尤”、“嫘祖养蚕”、“舜耕历山”、“禹凿龙门”、“后稷稼穑”等等,不论遗迹还是典故传奇,可圈可点之处数不胜数。《云笈七签·轩辕本纪》上说,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丘”。这个“黎山之丘”,就是图上标明的黄河渡口——风陵渡。为了表达凭吊之意,我特地驱车前往那里,一路走一路问,竟然没有任何人知晓古战场的踪迹,只有白的、黄的、紫的野菊花,左一丛右一丛,点缀在房前屋后、荒野路旁,用摇曳的身姿向我诉说着什么。虽然没有找到什么,可是,所到之处,一砖一瓦,一堵颓墙,一座残雕,河沿上一片青苔,都让我敞开心扉遐想。找个台阶坐下来休憩,随便抬眼就会发现散落在野草丛中的花窗、石雕、古砖。无意中我走近一座院落,以为里面没人,推开那扇无声无息的大门,却发现有几个人围在一块古碑旁下棋。古旧、从容、闲适,这大概就是古都河东的气度吧。生活在这里,就像生活在历史的空气中,伸开五指就能触摸历史,闭上眼睛就能和历史对话,就连陪同我来的女主人,一位普通农妇,也有着不凡的来历。你能想到吗?她与螺祖诞生在同一个村庄——西阴村。虽然相隔五千年,但在这里,今天的你又像生活在昨天,历史和现实就是这么接近,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如同一瞬,说她们像亲姐妹又何妨?嫘祖是丝茧的发明者——黄帝的爱妃。《史记·五帝本纪》中载:“黄帝——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黄帝在大战蚩尤前后,爱上这里一位貌美能干的姑娘嫘祖,将她娶为正妃。西陵,就是今天的西阴,大约离风陵渡古战场百十里地。相对于辽阔的九州来说,百十里地算得了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