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诗人生活的城市(组诗)


□ 向天笑

捡垃圾的表嫂
表嫂有点心高气傲,在农村还算是
长得有点姿色的女人
她走起路来,旁若无人,目不斜视
抬头看天的时候
远比低头看沟沟坎坎的时候多

表哥,从矿山下岗了
等于一群活蹦乱跳的鸡鸭发瘟了
等于一头快出栏的肥猪失踪了
等于表嫂盼望中的新房倒塌了
等于女儿的嫁妆、儿子的读书费用泡汤了

好强的表嫂,流了三夜的泪水
就一把拖着懦弱的表哥进城了
两个人,总是一早一晚
在街头或者巷尾,出没
总是一前一后
表嫂背一只编织袋

表哥拖一辆木板车
见到大盖帽比撞到鬼还怕
罚一次款,一个星期就白忙了
那板车是唯一的家当
碰到不好说话的,连家当也没了

心高气傲的表嫂,低声下气了
还没来得及干枯的一点姿色
被那些垃圾涂抹得一塌糊涂
她走起路来,不再旁若无人
也不会目不斜视了
更多的时候,像一只警犬
到处搜寻她的目标

只是,现在低头看沟沟坎坎的时候
远比抬头看天的时候多
钟楼底下的狗
一只狗,一只走狗,在走的狗
边走边寻找,在钟楼底下
不停地寻找,寻找它的主人
带它来又暂时离开它的主人

一个满手指都戴有戒指的女人
一条项链比狗链还粗的女人,出来了
从钟楼邮局里出来了
狗,不停地摇头,不停地摆尾
它一会儿跑前,它一会儿跑后
狗也懂得在女人的面前撒娇

一只狗,一只走狗,在走的狗
始终如一地跟随着它要
忠心耿耿的对象
更多的是忠实于一股特有的味道
它不停地嗅,保持着机灵与警觉

在钟楼底下,再多的陌生者
它保持沉默,假如在家门口,
它就狂吠
女人喜欢狗,狗喜欢装模作样
在男人身上得不到的,女人在狗身上寻找

一只狗,一只走狗,在走的狗
一只跟随在女人屁股后的走狗
人模人样地在钟楼底下散步
大风吹过王家里
我不知道是从王家里出发
还是到达王家里
只知道大风吹过王家里
只知道时间停留在七点一刻
不知道这七点一刻是早上还是晚上

只知道时间是在这一刻永久停顿了
却不知道外面的大风是什么时候停下的
冥冥之中,我感觉自己的生命
在不久的将来
也会在这一刻永久停顿

我不知道自己从王家里的
哪个方向走
左边还是右边,前面还是后面
不知道大风从哪个方向刮来
哪一个方向都毫无退路
像一只受伤的蝴蝶粘在网上
我的面前仿佛开满了丁香花
不远处站着我去年逝世的亲娘
大风掀起她满头的白发
她肯定会说我怎么这样糊涂
人生的日子还长、还长

别人看得到我的狂妄
却看不到我的自卑
看得到我的粗暴
却看不到我的善良
在大风中,我像纸片一样飘荡

内心的痛苦像蛀虫钻进骨髓
我相信会有人拿起刀子为我刮骨疗伤
只是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
我站在风中等待她的到来

站在三月的阳光下
我发现自己被某个人偷偷复制了
一面灿烂夺目,一面灰暗无比
有谁能够打扫我内心蜘蛛网一样的哀伤
大风吹啊,吹不动石头一般尖硬的愁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