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卡拉房


□ 候德云

  侯德云
  一九六六年四月出生。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先后获得“中国当代小小说风云人物榜·小小说星座”、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选刊》全国优秀作品奖、《微型小说选刊》“我最喜爱的微型小说”奖、《鸭绿江》文学奖等数十种奖项。先后出版《谁能让我忘记》《手很白》《红头老大》等六部作品集。
  
  卡拉房,跟卡拉OK,跟练歌房,都没有关系。是一个近百户人家的小村庄。当地人叫“屯”。
  我的老家在辽东半岛。辽东半岛最南端的老铁山,是黄海和渤海的交界处。秋高气爽的季节,站在老铁山上,南望,能看见一道明显的黄线,黄海和渤海的海流在此对接形成的。
  卡拉房,在辽东半岛的东侧,濒临黄海,离老铁山,至少有一百五十公里。
  当地土话,把“坷垃”读成“卡拉”。卡拉房,实质上就是坷垃房。坷垃房,可想而知,就是土房。这个小村庄最早的住户,住的都是土房。我记事的时候,我们家,住的也是土房。
  我在卡拉房出生,到十九岁那年,离开了。但经常回去看看。读大学时是回家过寒暑假,参加工作以后是回家看望父母。
  卡拉房紧挨着皮口镇。这些年,搞商品经济,城镇规模不断扩大。一些工厂,还有住宅楼,已经开始吞噬这个小村庄。另外还有一条公路,把村庄一分为二。剩下的人家都知道,他们的家,也很快要动迁了。也就是说,这个小村庄,很快就会消失了。
  这些年,卡拉房的面貌有了明显的改善,土房没有了,满眼都是砖石的平房或者瓦房,连两层的小楼房也有。但不知为什么,我更喜欢记忆中的卡拉房,也就是我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卡拉房。
  卡拉房的地势,北高南低,东高西低。北面是皮口镇,南面是另外一个小村庄,凉水湾。东面是黄海。海边有防风林,悬崖,悬崖下是沙滩。海里有一“砣”,叫牛眼砣。西边低洼处,有一水塘。水塘中有一个泉眼,终年泉水不断。泉水从水塘流出,形成一条小河,向南,一直流到凉水湾入海。流程不足两公里。小河没有名字,我们叫它“小河套”。小河套入海处,是我见到的最小的三角洲,有半个足球场大,是鸭子们的乐园。
  记忆中的卡拉房,是我的乐土。
  
  
  
  我喜欢海。经常到海边去,看海,看海鸥。海鸥在海面上飞来飞去,累了,就落在海面上,歇一会儿。我很羡慕海鸥,羡慕它能“坐”在海面上。
  生产队里有几条渔船。不是机动船,是帆船,挂着很高的风帆。渔船返航,远远的,能看见海面上冒出几只风帆。风帆越来越大,然后,整条船跳到海面上来。这个过程,就是“船打影”了。读小学时,地理书上说,地球是圆的。我想起“船打影”,理解了,地球确实是圆的。渔船靠岸,又是一通热闹。满船的鱼虾。生产队的牛车都来了,把鱼虾拉走,卖给皮口镇的水产公司。只能卖给公家,不能私卖。私卖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绝对不行。桃花盛开的季节,“桃花蛸”,也就是矮脚章鱼,也上岸了。那年“桃花蛸”大丰收,牛车拉不完,队长调动年轻社员,用水桶挑。男男女女排成一排,扁担吱呀吱呀叫了一路,很好看。小孩子们围住渔船,捡掉下来的鱼虾。卸船的时候,总会有一点点鱼虾掉下来。性子急的小孩子,会察言观色,同时眼疾手快,直接从船板上“捡”。我模仿他们,从船板上“捡”过一条“桃花蛸”,被大哥狠狠瞪了一眼。大哥是那条船上的船员,后来,当了船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