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


□ 关保英

  摘要:我国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包括过程介入、平等对待、获取信息、说明理由、事实论辩、适当处置、权益处分和救济选择等方面的程序权利。对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的法律保护必须形成一个机制:树立程序正义的价值准则、强化行政主体的程序义务、完善行政过程的程序规则、建立实体权利的程序检测机制。
  关键词: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法律保护
  中图分类号:D912.1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7-0100-08
  作者简介:关保英,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201701)
  
  一、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的涵义
  
  所谓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是指行政相对人在行政过程中所享有的提出某种行政主张或者诉求某种实体权利的法律资格,而这个资格本身并不具有实质上的物理意义。
  首先,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是相对于行政相对人的实体权利而言的。实体权利是指行政相对人能够处分、主张、诉求有关物质内容或其它具有实在意义的法律能力。程序权利与实体权利是两个相互联系但又不同的权利范畴,实体权利一般受法律实体规则的制约,是实体规则的产物。而程序权利则来源于法律中的程序规则,是程序规则的产物。一般地讲,实体权利要以程序权利作为法律前提,亦即没有程序权利就没有实体权利,或者说实体权利的实现必须依赖于程序权利的率先实现。当然,在有些情况下,程序权利具有独立的价值,实体权利亦有独立的价值,在当今的一些程序主义的国家,程序权利被确定为独立权利已成为一个普遍的法律现象。
  其次,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是以行政法关系为形式的。行政相对人的实体权利是存在于行政法关系中的权利,这是没有争议的。那么,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是否存在于行政法关系之中呢?回答是肯定的,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虽然是一种形式性的而非内容性的权利,但这种权利仍然具有相应的法律指向,在这个意义上讲,它同样必须以主体的形式、客体的形式予以联结。
  再次,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是行政相对人的基本权利。特定权利是指行政相对人在特定情况下享有的权利,如生活无着落的人有获得救助的权利就是特定权利,这种权利的起因和范围都有明显的特定性。它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权利,是行政相对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享有或已经享有的权利。行政法学界关于行政相对人基本权利的表述中鲜有将程序权利作为其基本构成的,这应当说是我国行政法学界一个巨大的理论和实践缺陷,依程序权利和实体权利的辨证原理,程序权利的地位是不可以低于实体权利之地位的,因此,它们两个都是行政相对人的基本权利。
  上列三个方面是我们分析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的基本切入点,若离开了这些切入点我们就无法进一步探讨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那么,从上列切入点出发,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究竟有哪些基本属性呢?笔者认为下列方面是最为关键的。
  第一,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具有非物质性。如果说行政相对人实体权利的本质属性是具有物质内容的话,那么,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的本质属性则是非物质性。即通过这样的权利,行政相对人并不能直接带来财富和人身自由,当然,它可能是财富和人身自由的前提条件,正是这种与物质因素相对间接的关系使它永远是一种非物质的东西。应当指出,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的这种非物质因素对行政相对人而言并非是无意义的:一方面,这种非物质的东西可能成为物质东西的决定因素,即行政相对人在没有获得非物质的诉求的情况下,物质上的诉求最终亦可能无法获得;另一方面,非物质的东西表面上可能是虚幻的,但它在一定情形下亦可以使行政相对人有满足和不满足的心理感受。正如有学者指出的心理上的感受与否也是正义与非正义的一个评价标准,这也正是现代社会将程序正义作为正义的一个不可缺少的评价标准的理由。
  第二,行政相对人的程序权利具有行为诉求性。这种权利的权利诉求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表现为行为状态,它是对行政主体行为方式、行为过程、行为条件、行为规则等的一种主张,即是说通过程序权利行政相对人能够要求行政主体为这样的行为或那样的行为、不为这样的行为或那样的行为、以这种方式为这样的行为而不以他种方式为这样的行为等等。同时,在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中行为诉求具有唯一性,而在行政相对人实体权利中行为诉求则不具有唯一性,其只不过是诸种广泛诉求中的一种。行政相对人程序权利的行为诉求不单单是行政相对人行使此种权利的一个外在表现,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讲,它是行政相对人行使此种权利的一种内在化倾向。因为,在实体权利的行为诉求中,行政相对人并不将这种行为诉求作为心理是否平衡的最后评价标准,而在程序权利的行为诉求中,这种行为诉求本身就是一个最后和最高的心理评价标准。即在某种程序权利中行政相对人的行为诉求被行政主体予以合理实现,那么,这个行为过程就可能以行政相对人的接受而终结。例如,在行政相对人要求行政主体对行政行为说明理由的程序性行为诉求中,只要行政主体说明了理由,既使这种证明可能对行政相对人有进一步的不利,行政相对人亦会从容地予以接受,而使行政行为终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