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消失的匕首


□ 陈崇正

●陈崇正

  这两年活得有点没心没肺,大脑像个筛子,很多事过目即忘。朋友聚会约好了时间,也常常迟到,熟悉的人说我死性不改,不熟悉的人说我装经。装经我也认了,前几年爱写点小文章,在一家晚报开了一个专栏,朋友见了就说日后大有可为,都纷纷预言我“了不得”,都说我至少能从那所烦人的小学跳槽走人;后来神经衰弱,熬不了夜,专栏不写了,也就没人再这样夸我了。但迟到的老毛病是改不了的,比如现在,我赶到戴屋围的砂锅粥店时,向云生已经微醺,开始夸夸其谈:“前几天在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给出一道公务员考试题目,有一列数字,分别是1、11、21、1211、111221.那么问,下一个数是多少?”

  他故意停了一下,预留出了思考的时间。但没有人回答,大家为了配合他,都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有人还用手指蘸了啤酒,把数字写在桌子上。我拖过一把塑料椅子坐下,料想大家对我的迟到都习以为常,但还是看到段碧君歪头看着我笑:“今晚这裙子很漂亮,余老师。”

  “你这算是搭讪还是表扬?”我笑着回了一句。

  “哎呀呀,要打情骂俏到旁边旅馆去,五十块一个晚上,现在大伙在思考公务员题目,这相当于当年的科举啊,考出来就是官老爷了。”向云生在一旁抗议。

  “你这题目比八股文还难,咱又不是数学家,还是直接说答案吧。”

  估摸着没有人回答得了,向云生环顾一圈,说出答案:“312211。”有人没听清,他又把答案重复一遍。向云生得意洋洋,开始解说:后一个数是对前一个数的语文描述,前面的数字不是111221吗?后面312211,31就是三个一,22就是两个二,11就是一个一。

  段碧君在一旁大叫“坑爹”:“拿这几个数,去买六合彩,准会中!”

  于是话题开始由公务员转向六合彩,向云生对香港六合彩的暗箱操作言之凿凿,列举了诸多证据证明完全可以通过各种图纸推测出六合彩的生肖。说完,他竟然从屁股后面摸出一份曾道人的图纸来。这向云生,在东州开了一家药材店,暗里其实是个六合彩做庄的,所以他们有时候也叫他向庄主。看到图纸,他们几个人不约而同都把头伸过去,一起研究了起来,很快他们得出结论,明晚六合彩的生肖是有尾巴的。

  “哪个生肖是没有尾巴的?”我问。

  他们掐着指头数了起来,都笑了,十二生肖都是有尾巴的。他们便追问我的生肖,我说属龙.如果强调是长尾巴那就是蛇了。他们说龙和蛇都得买。

  我伸了个懒腰,抬头望天,夏日傍晚的天空还是非常漂亮的,蓝得让人忘记了其他颜色。此时路灯提前亮了起来,十二指街瞬间变得流光溢彩,让人忘记这是东州最下里巴人的一条美食街。美食街是媒体炒作出来的,其实就是很多成不了气候的砂锅粥店、鱼丸店、台湾烧仙草店等摊担小店的聚居地。段碧君就曾戏言这里聚集了东州三分之一的地沟油,还有商贩用罂粟壳熬制汤汁,称为大料,美味让你欲罢不能,一吃再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