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


□ 李玉

  编者按:李兆麟作为东北抗联著名将领,其舍生取义、救国救民的英雄形象已广为人知。但是,作为一位父亲,他的慈爱与严厉,深沉与伟岸,世人却知之甚少。值将军百年诞辰之际,本刊约请将军之子李玉,撰文回忆其与父亲共处的岁月,让我们领略了一个父亲的质朴情怀。

  2010年11月2日是父亲百岁诞辰。父亲原名李超兰,曾用名李烈生、张寿籛。我家祖籍山东文登县大水泊,清朝康熙年间祖上闯关东来到辽阳小荣官屯,世代务农。父亲从小学读到高小,进私塾又读了两年四书五经。父亲多才多艺,绘画、书法、吹箫、写对子,样样皆精,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小秀才”。父亲生在祖国忧患深重、苦难多灾的年代。他在自己的书箱上刻下了“运思出奇,横扫千军”八个大字,表达了自己愿为拯救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而驰骋疆场,杀敌立功的宏伟志向。他精心描绘一幅“禹王治水事迹图”,立志要向大禹那样为百姓办好事。1931 年,九一八事变,日寇铁啼践踏辽沈大地,父亲参加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和反帝大同盟,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年仅22岁的父亲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不久转为中共党员。在漫长而艰苦的抗日战争中,无论是“蚊吮血透衫”、“足溃汗滴气喘难”的炎热酷暑,还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冷气侵人夜难眠”的零下40 多度的冰冷寒冬,父亲始终如一在党的领导下,与日本鬼子苦斗。

  作为将军的长子,我深深感激党和人民对父亲的厚爱和崇高评价。在父亲诞辰一百周年的时刻,我更加怀念父亲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特别是,在父亲牺牲前的3 个月,和父亲一起度过的那段短暂的美好时光,至今忆起,仍是那么刻骨铭心,久久不忘。“就要见到阔别十余年的父亲,我既激动又紧张”

  1945 年“八·一五”光复,日本投降!我们举家十分高兴!抗战十四年的父亲快回来了,全家可以团圆了!听说苏联红军的军车每天都从大烟台的公路向大连方向进军,我就跑到10多里外的公路上张望,看看有没有中国的抗日队伍路过,有没有父亲的身影。

  在焦急盼望与等待中,一天傍晚有一个老头(是焦声远的叔叔)骑着毛驴来到我们屯,说“找李超兰家,受朋友之托,前来送信”。原来送信的是大三界霸村人,是李靖宇叔叔的同乡。李叔叔原在北满抗日联军第三军当参谋长,后来在奉天(沈阳)长期做地下工作。苏军进驻沈阳后,冯仲云任驻奉副司令,他把我父亲在哈尔滨的情况告诉了李靖宇叔叔。李叔叔托焦声远的叔叔带信,让我们家去沈阳三经路某某号找苏军驻奉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张大川(即冯仲云)。

  我同表叔魏承顺立刻去沈阳找到了张大川,同时也见到了李叔叔。此时,我才知道父亲去北满抗日已改名叫张寿籛,现在哈尔滨任苏军驻哈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在苏军司令部,看见冯叔叔、李叔叔每天协助苏军作接管工作,十分忙碌,接见青年,宣传共产主义。呆了10多天,终于有消息,说可以随抗联部队和关内来北满的干部去哈尔滨了。一想就要见到阔别十余年的父亲了,我既激动又紧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