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托邦的政治素描 以电影《1984》为视角


□ 王 衡 王宝磊

  摘要:乌托邦思想是人类想象力在政治领域发挥到极致的产物,这种寻求完美政治制度的传统两千多年来一直对人们产生着影响。乌托邦标榜的是真、善、美,然而在现实中却往往导致极权主义运动的产生。电影《1984》改编自乔治·奥威尔同名小说,它为我们勾画了一幅乌托邦的政治素描,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乌托邦思想与极权主义的内在联系。
  关键词:奥威尔 《1984》 极权主义 乌托邦
  
  如果要评选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预言家,那么乔治·奥威尔肯定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他以超越时代的敏锐洞察力预见了高度集权的专制制度灾难性的未来,而他笔下这些既荒唐又恐怖的情景照进现实,不仅曾经应验,而且还在继续应验着。他用《动物庄园》和《1984》两部小说完美地向人们展示了极权政体的可怕,因此有人说,多一个人读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1984年,导演迈克尔·雷德福准时地把《1984》这部位列“反乌托邦三部曲”之首的小说搬上银幕,以向这位天才预言家致敬。
  电影是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拉开帷幕的。面目狰狞的群众在声嘶力竭地呼喊,那是对叛徒深切的愤怒,是对敌国咬牙切齿的仇恨,是对老大哥虔诚的崇敬。这里是大洋国,一个灰暗的乌托邦。
  乌托邦是人类憧憬的美好社会,是人类想象力发挥到极致的产物。这种寻求完美政治制度的传统在西方滥觞于柏拉图的“理想国”,及至17世纪达到高潮,出现空想社会主义三大名著:莫尔的《乌托邦》、哈林顿的《大洋国》和康帕内拉的《太阳城》。经历了2000多年流变的乌托邦思想,一直对人类历史产生着影响。
  乌托邦标榜的是真、善、美,然而在电影所描绘的大洋国中,我们能找到的只有虚假、邪恶和丑陋。
  这里没有真,一切都是谎言。广播里今天还在说正跟欧亚国打仗,明天可能就会说欧亚国一直是我们亲密的战友;报纸上的数据显示生活水平一直在提高,尽管现实的境况是连刮胡子的刀片都断供几个月了。人们对谎言没有任何抵抗力,因为“历史与记忆在被不断地抹杀,而抹杀本身也被迅速遗忘。”极权主义国家的逻辑是“谁能控制现在,就能控制过去;谁能控制过去,就能控制未来”。
  这里没有善,一切都是邪恶。在这个灰暗的乌托邦,以兄弟姐妹相称的同志互相告发,就像电影里不断浮现那句旁白,“在遮荫的栗树下,我出卖了你,你出卖了我”,所有的道德都已经沦丧,甚至孩童的眼睛都在放射邪恶的目光。
  这里没有美,一切都是灰暗。灰暗的天空,灰暗的人群,灰暗的表情,灰暗的服装——所有剧情都在灰暗的格调中铺展。那个为了两块钱出卖肉体的无产者妇女,尽管浓妆,却不鲜艳,只是让人觉得肮脏。人性都已变得丑陋,灰暗当然战胜光明。
  乌托邦宣扬主权在民,然而实际上个人没有任何尊严和价值,他们必须完全服从于集体。在集体利益的名义下,不知多少个人利益被压制和牺牲。电影中那位狱卒对温斯顿说,“个别细胞的衰亡不会影响整体的生机与活力”,这句话正是对专制社会“有机体的国家观”最好的诠释,它必然导致国家毫不尊重个体生命的价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