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世界


□ 高方方

高方方

  在这样一个信奉实利的年代.文学的生存空间可以说是逼仄狭隘的,昔日被视作祭坛圣器的诗歌,也在日渐式微中伴着暮色的四合慢慢滑向了落寞。而就在这一团芜杂中.诗人弓车却依然选择执守文学的精神位格,弯下腰身聚拢起破损在生活无常中的幽微碎屑.在“平芜尽处”搭建起属于自己的“玻璃之城”,找到了一个可以“以梦为马”自由驰骋的世界

  埃里克森曾经说过,“在人类生存的社会丛林中,没有同一感就没有生存感”,遭逢都市繁华喧嚣却仍迷恋乡村炊烟麦河的弓车.也对杂色霓虹的闪耀有着天然的疏离和不适.所以在他的诗歌世界中,城市都有着“钢筋混凝”般沉滞的钝重感,在诗歌根部的延展上也呈示出一种断裂的疼痛。他不止一次地写道.“我像一株被拔下的高粱”,从结满高粱花的老家来到了“钢铁的森林”(《四年级开始》),这里“人来人往/永无停歇”,“喧哗来自同一个时代”.声浪又“高出这个时代一寸”(《桥上》),我是“将要逆着春天的方向走了”(《第一次吃草莓》),但我又是多么想“像牧羊人一样”,“在一株草上安家”(《就像牧羊人一样》),就这样简单,“在土地上行走/看着风景/听着天籁”(《种菜的季节》),“让我有足够的闲暇/来收集足够多的蝉鸣”,并“叫上所有植物的名字”(《闹钟》)。

  而正因着这份精神被缚的生命僵持感和灵魂撕裂感,诗人选择了用儿童的视角间或以一种中年回望的书写姿态,来审视、摹写异质于城市的另一片世界的斑斓。诗人希求“沿着时光折返/到童年去/重新认识蔬菜庄稼/把现在的地址忘掉”(《在某个地方》),也“忘记市声/机器的轰鸣/车笛/只听见野花野草的掌声/看见昆虫的眼泪”(《让我留在尘埃中》),“整日说着傻话”,“与一朵野蓟聊天/把家门的钥匙交给蟋蟀”(《这些玉米、茉莉、蔷薇、金盏花》),在这“最好的时光”里,去“猜测花蕊/是否能容纳半个春天的沉睡”,“掉落尘埃”,“沿着叶脉回归”(《最好的时光》),许诺一个天堂给自己,“生活就此便停止了挣扎”(《许诺一个天堂》)。可以说,这种绝假纯真、一念本心的童年书写语调和回望式书写姿态,既是诗人对抗现实世俗的一种方式,同时也可以算作是其用唯美诗节和沉宁心绪对童年美好时光的一次冗长的作别式回忆,它就像是一缕恻隐的阳光,穿透了都市欲望魔障的烟霭,让人获得了一种灵魂难得的惬意安详。

  在诗歌形式方面,弓车更是迥异于其他诗人,堪称是当下诗坛上一个特立独行的细节。在其诗作中,没有僵化坚硬逻辑链条的束裹.也没有程式化单向度的平面言说,诗人总是能够从感知触觉深层的情绪流动出发,用“散点透视”的方式来捕捉意象,寥寥淡开几笔.便将诗的空间无限容扩,即便是盘附在生命细部的微尘,也能在其调试出的声、光、电、影的烘焙间成为一抹挥之不去的亮色。那被“旧日熏风摇醒的少年”、“巡游三十年得以遣返童心的一尾游鱼”、“从地平线开始聚拢的淡紫色的烟霭”,在野地里突然炸响了容颜的“老玉米”(《不要动》),“把我锁在一株油菜花瓣上”(《阳光的》)的一线阳光,以及“摆在桃花笑靥中的旧颜”(《旧照》),还有“小过针眼的长河落日”,“骄傲的庄稼”和“怀孕的果树”(《微风,微风》)等等.都在诗人情绪的细微罗织和“计黑守白”的步距挪移间,成为了缠绕诗歌底座的哲学因子.还顺带点染出了一星深度游移的梦幻。

  弓车诗歌中奇峰迭起的穿越式联想也给人一种全息化的通感惊艳,而时空的纵横感本身又让其诗作有了轻逸的质地。“河流将它身体里的鱼藏好/山川将抬头的愿望压低//这个时候/陶渊明从东晋踱来”,“大地之上/你的窗子微闭/你的眼惺忪/你的双耳/在春天是桃花/秋天是菊”(《细语》),而大唐“从檀香木起步”,“沿着纹理”,“斜斜地走来”,“在鎏金之后/五代的战马/十国的战车/追上了一滴落地过程中的血红偈语”(《八层宝函》),然后“从我最细的一根血管中抽取一截丝绸”,回到敦煌去,“不论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一个新的藏经洞/将要开启,在我的身体里”(《敦煌》)。可以说,从东晋逸士陶潜的菊花南山.到唐朝喧嚣烟尘中的一滴血红偈语.再到敦煌大漠中经幡和转经筒的流响,想象丰赡而奇诡烂漫,捣毁了完整物理时空秩序的概念,打破了线性逻辑的认知结构,看似天马行空,实则灵悟若显,暗含着诗人出离现世的热望。

  此外.弓车诗歌语言的镜头感和速度感也增添了文字本身的阅读魅惑,比如他的那首《片刻之后——初春原野即景》,“片刻之后/阳光向西走了五米.撩开了桃花的裙子”,“麦叶里的绿奔跑了万分之一毫米”,“这个距离要让我追赶上99天以上/直到芒种/止步在几十颗黄金的背后”.“风偷走了三声鸟鸣、五声鸡啼”,“西湖的水也绿了三分”,“我心中最后一尾鱼”,也“跃进了正在干枯的露珠里”,诗人将阳光西斜的这个时段.用量化了“五米”的行走来书写.而这光影变幻的瞬息又微调了整首诗的明暗对照,而紧接着麦叶中绿意的奔跑,又加速了文字之于“片刻”的表现力度,也让隐现的夕阳的“一抹残红”关照了“毫米”间的麦的“绿意”,99天直至“芒种”的时段间隔变奏,又让成熟的麦粒掀开了金黄的面纱,而“三声鸟鸣”、“五声鸡啼”的乡野声响的加入,又让这“原始而又先锋”的成长变得暖意融融,最后“鱼跃露珠”心理镜头的定格一瞬,让整首诗妙趣横生.也让读者在精微慢镜的摇移伸展中感受到了瞬间灵悟的独异化心理时空。

  可以说.弓车的诗歌充满了灵异的轻逸质地.盘附在生活庸常底部的细碎微尘,也都因着诗人丰赡奇诡的想象而变得活色生香,奇突的穿越式联想.又穿连起了现世孤独个体与幽远前尘人事的问询,而蜗居于城市钢铁森林的困顿寂寞.又在诗人之于旧日远逝童年光影的祭奠追忆式的延展中,揉搓出一份出离凡尘喧嚣远在“春山之外”的智者情怀。

分享:
 
更多关于“一个人的世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