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抵御风险,走自己的路


□ 朱云汉

  “民主”与“市场”几乎被很多政治领袖与知识分子定义为架构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生活的两大支柱,正在遭遇美式资本主义的侵蚀与美国民主政治退化的感染。美国过去二十多年来打造的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让资本在全球范围取得前所未有的主宰地位,民主与市场都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俘虏。
  当美国式民主被普遍模仿时,当民主被确立为唯一选项时,民主产生乱世的机会更大,也更难产生自我矫正的改革动能,人民只能逆来顺受民主包装下的恶质政治,因为民主似乎无可替代。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民主与市场的实际运作不但未能达到人民的期许,两者反而可能成为 二十一世纪世界秩序动荡的来源。
  从东欧到拉美,许多民选政治人物为拉选票,挑动选民的情绪,掩饰执政的缺失,刻意操弄认同、宗教与族群议题,制造仇恨、两极对立与社会分裂,甚至引发种族暴动与内战。在许多新兴民主国家,争夺执政地位与维护党派利益压倒一切,宪法的权威受到践踏,选举过程遭到扭曲,司法沦为政治斗争工具,政权变成职位分赃体系,贪污腐化横行。此外,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后殖民社会),现代国家体制建设原本就发育不全,党派间的恶性竞争就更加削弱国家机构的治理机能、独立性与公平性,剥夺了人民享有良好治理的可能性。民选政治人物的决策倾向短期回报,为了眼前的利益交换与可分配资源极大化而向未来透支,经常导致财政恶化或外债高筑。在许多转型社会,“民主化”与市场化的同步推进更带来严重的国有资产被掠夺与社会分配两极化问题。这些民选政府领导人搜刮的财富与国家的长期贫困构成对“民主”最大的讽刺。
  此外,台湾地区与韩国,民众对于民主的实施有所保留。根据《东亚民主动态调查》二○○三年的资料,韩国只有49%的公民相信“民主是最好的体制”,33%的人认为“在有些情况下威权体制比较好”,还有17%的人“不在乎民主不民主”。台湾的民众只有42%相信“民主最好”,24%认为“威权有时比较好”,25%的民众“不在乎民主或不民主”。
  经济与政治是自由秩序的两面。在经济层面,也出现了很多值得反省的现象。俄罗斯的“市场改革”导致少数人鲸吞全民资产和大规模财富重新分配,超过四千亿美元的资金逃到国外。这些大亨用低廉的价格将资产卖给外国企业,现金则通过地下渠道大量移往海外。
  在拉丁美洲,由于接受“华盛顿共识”,在经济增长与经济开放过程中贫富差距拉大,阶级流动性下降。资本国际化使得资本可以自由流动到任何一个税率最低的地方,让资本家不再需要迁就其他阶级的政治要求,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优势地位。由于全球化给弱势群体带来巨大的经济风险,这五年来大部分拉丁美洲国家开始反思自由主义神话,并改变政策走向。从二○○○年开始,全球化的共同富裕神话破灭,左翼政府纷纷上台,开始积极抵制美国主导的美洲自由市场协议。
  全球化的资本主义颠覆了国家层面的民主体制的基本目的与职能,加速政治的“空洞化”。在经济自由主义思维与国际市场竞争机制的制约下,国家机构的传统职能不断被削弱、被淘空,国家层次的民主政体没有能力维护公民的安全与福祉,多数民主政体成为经济巨人阴影下的政治侏儒。在亚洲,绝大多数经历过金融风暴的国家都无法驾驭热钱的流窜以及它所引发的泡沫经济、汇率震荡与金融风暴。而美国却反对加强管制热钱,也反对亚洲国家另行设置亚洲货币基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