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记忆 我的河流


□ 潘鹤(水族)

◎ 潘鹤(水族)

可能是大多时候我一直往前看的原因,以至常常忽略了自己的眼神,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性,它浸入血脉,形成一股看不见的逆流,在我的心里四处奔腾。

大多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去忘却,可我还是忘记了那些在生命起初哺育过我生命的温存。这让我难以捉摸,其实那片生我的土地本来就是寥落的,它写满忧伤的成分,就像一湾秋池,里面满是枯枝败叶,漂浮在水面上,风起,也只能翻起一地的凄清。我曾经站在半山腰极力想象我那早些的岁月,山峦起伏,树叶低吟,我看到往事都掉进那两条流淌不尽的河道中。

外边隐隐约约又传来鸡鸣。三更了。

有些时候,我的情绪是没有规律性的,一到深夜,当回忆涌起,眼里的泪水就会情不自禁地聚集,最后溢出眼眶,莫名其妙地忧郁,竟然不知道为自己还是为他人难过。就这样落入万劫不复的窠臼里,我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男子,为这我曾经努力地探寻过,沿着岁月的河流,我去寻找产生这一切的根源,我一直认为世间万物都包含着因果相接的。

我是冬十一月戊日卯时生人,按照家乡习俗,这个日子出生的孩子,命定克父。这样的孩子是可以抛弃或任其自生自灭的。这种说法,现在看来当然可以说是迷信,当时传统习俗在家乡的威慑力是非常巨大的,父亲违俗了,他不仅留下我,而且呵护有加。这些事情小时候我常常听别人议论,自然心知肚明。父亲对我的爱与后来的猝然而死,中间是否暗含某种玄机,是没有人知晓的了。我毕竟没有含着金钥匙出世,父亲的死使我重重地惊醒了,像一个沉睡的婴儿突然间被人掷出母亲温暖的怀抱,并弃之荒野。

我没有体会到自己的悲哀,我更多的是自责,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我自责得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当时我觉得一切都是明摆着的,大家都知道我克死了父亲,只是不便说出来而已。那夜我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丝,我在想先前死去的母亲,还有小妹的夭折,也都可能是我克死的,外边的雨里有风呼呼地刮着,没有任何人回答我的疑问。

我安静的性格和喜欢独处的性情,大概是那个时候生根发芽的。也许那一夜还是我忧郁的根源,像一棵小草在看不见的荒坡上疯长起来。挖开父亲墓穴的时候,我最能体会到这种感觉,悲伤逆流成一条暗河,在我身上肆意翻滚,却无处可流。我看到几抔黄土就可以将一个男人忽略,曾经的意气风发就这样被掩埋在人们的视线里,过后除了一阵议论与叹息外,没过几天,人们就开始淡忘了,这些人也包括我在内,我体内尽管流淌着那个男人的血脉,但大多时候,我并不感激他给我这样的恩赐,岁月这个看不见的魔,汹涌澎湃,它的力量如此荒唐。

我本来就是一个期待温暖的少年,父亲这个男人在世的时候,我本能地排斥一切不合常理的东西,可这个男人的死,改写了我原先运行的轨道,父亲的羽翼被斩断后,我才懂得生活这场雨里其实包含着无尽的苦涩。在闭塞的那块土地上,曾经的父亲无疑是一个强者,他特立独行的个性由来已久,无形中在人群里埋下了积怨,他死后,积怨自然要寻找出口排遣,我首当其冲地成为人们的笑料,白眼、鄙视、幸灾乐祸让我惶恐交加,同情、怜悯一样使我慌不择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