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为谁辩护


□ 川 妮

你为谁辩护
川 妮



一进门,杜翰就把李可抱住了,杜翰的手很有力量,像绳子一样勒在李可的腰上,李可觉得有一点儿透不过气来,她张开嘴,喘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杜翰的吻就重重地盖在她的唇上。杜翰一边亲吻着李可,一边剥葱一样剥掉了李可身上的职业套装,他蛮横地把李可放到地板上。实木地板的硬度,给了李可一种坚实的感觉。
房子是陌生的新房子,房间里没有一件家具,显得很空旷,像个舞台一样。
杜翰的动作里面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劲头,杜翰的吻落在李可的皮肤上,让李可有一种火花飞溅的感觉,她的血在全身的血管里奔跑着变得越来越滚烫,她的身体,像节日的夜晚一样,烟花飞舞。
房间的窗户没有装窗帘,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了进来,李可睁开眼睛,阳光在她的眼睛里绽放成花朵。在杜翰的怀抱里,李可的身体轻飘飘地飞翔着,像阳光中的尘埃,彻底地晕头转向了。李可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她在一种烧伤般的快感中,紧紧咬住了杜翰的肩膀。李可听见杜翰轻轻地叫了一声。事后,李可发现,她把杜翰的肩膀咬出了血。
平静之后,李可和杜翰并排躺在地板上。他们像两条心满意足的鱼,懒懒地浮在水面上。李可觉得流淌在自己身体里面的血,经过燃烧,已经不再是血,而是蓝盈盈的水了。
杜翰疯狂的表现,让李可觉得陌生而欣喜,在李可的记忆中,杜翰不是一个热烈的人,他一直很拘谨,两个人做爱的时候,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好像李可是玻璃制品一样,稍不留神就会碰碎了。李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体验到登上顶峰的感觉。
“可可,好不好?”杜翰的声音,像从遥远的水面飘过来的一团雾,湿润而柔软地包裹着李可。
“我飞起来了,头晕!”李可说话的时候,舌头上甜甜的,好像她的声音是一大团蜜,一张嘴就在舌头上融化了。
杜翰用手撑着头,从侧面看着李可。李可的脸,红扑扑的,像一只熟透了还挂在枝头的苹果,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杜翰对着李可的脸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沉沉地躺在了李可身边。
李可伸手拉住了杜翰的手,杜翰的手又宽又厚,手心热乎乎的,杜翰合上手掌,把李可的手合在手心里,李可觉得自己的手没有了,化在杜翰的手心里了。
午后的房间里,静得只有李可和杜翰的呼吸声,浓浓的睡意像阳光一样温暖地覆盖着他们,他们一起跌落在厚厚的云朵上,在一种失重的感觉中,他们的身体,影子一样,飞翔在云端。
李可和杜翰带着心满意足的疲惫,睡在舞台一样空旷的地板上。他们甚至忘记了,他们到新房子来的目的是量尺寸,然后去给新房子买家具的。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了一阵小雨,淋在李可阳光明媚的梦中,李可的梦一下子黑了。李可醒了过来,满屋子灿烂的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低了一下头,她的目光,落在杜翰的脚头上,杜翰的脚边,放着李可的提包。愣了几秒钟,李可突然明白过来,是她的手机在响。李可把手从杜翰的手里抽了出来,她的手越过杜翰的脚,把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